Jun 28, 2009

一日之悸在於晨


今年不忍池畔第一朵荷花

「一日之『悸』在於晨」,每天睜開眼後的清晨時光,就是我家最慌亂、緊張,也最焦慮的時刻。

我們家的一天通常開始於7點到7點半間。鬧鈴響後我會先在床上滾個幾圈,然後心不甘、情不願地趕在指針逼近危險關頭前摸下床。下床後的第一目標既非廁所、衣櫃,也不是洗臉台,而是跌跌撞撞地直衝廚房;緊接著在廚房奏起的乒乒乓乓聲響,就是我每天用來喚醒自己和煙斗的起床號。

為了在半小時內搞定早餐和午餐便當,我在廚房裡的作業步驟通常如下:

第一, 燒水。

這兩個字就能寫完的動作,在廚房裡則得細分為數個步驟。首先要拿水壺燒開350cc滾水給煙斗泡茶配便當,小鍋盛裝的400cc則是為了早餐的味噌湯準備。水放火上滾,人可不得閒,朝鍋裡灑入一小匙高湯粉後,我得移師一旁切蔥白、豆腐入鍋,最好還能抽空掏只碗,盛水泡開海帶芽,以免浪費等候時光。

第二,裝便當。

歇下燒湯的周邊作業,水壺多半已經嗶嗶作響,於是一邊拋入茶包泡茶,一邊還得轉個身進行午餐填裝。未免已經忙碌的早晨更顯手忙腳亂,我通常會在前一晚就備妥午餐菜色。起床後只要拿出成品加熱即可,這大概也算是難度較低的項目。

第三,煎蛋捲。

等候叮聲一響時,人仍不能鬆懈。順手破開兩個蛋,打勻,一匙高湯;欲甜則添糖,欲鹹就加入蔥花和菜脯*。空爐燒熱方形煎鍋,蛋汁分兩次倒入。趁著蛋汁凝著的空檔,繼續方才未完的填充大業,搞定三菜一飯後,湯水多半也已滾開。海帶芽送入鍋裡,溶一匙味噌,稍滾,熄火,上蓋,湯水業務就算交差。

回身繼續對付蛋。取箸挑起凝著的蛋皮,轉幾圈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蛋捲,確認內裡熟透後切分四份,兩份裝盤,兩份置入便當。等到三個爐子重歸寧靜,也就到了該上菜的時刻。

第四,裝盤。

這時得先扔去茶包,並在午餐白飯上遍灑香鬆,闔蓋,任務二K.O.。接著要端出白飯、納豆和薩摩揚げ,切幾塊小黃瓜和蛋捲一起上盤,盛湯,任務一才能告終,也只有捱到這個時候,我才總算可以偷個空到廁所解放瀕臨爆破的膀胱。

每回在馬桶上吐出一口長氣的時候,我都深深懷念著過去街角的美而美、那顯然過油的肉鬆蛋餅,還有那些「一日之計在於晨」,而非「一日之『悸』在於晨」的時光。

[1]是肛門母贊助的愛心菜脯,感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