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 2009

五月祭


星期六是一年一度東大五月祭登場的日子。算算這已經是我第三次來湊熱鬧,儘管每回我都高聲叫嚷「這次一定要體驗牛郎喫茶」,但說起來總比做起來簡單。第一回獨我孤身一人沒有勇氣造訪,第二回和黃腎的兄弟姊妹們同行,我總不好拖著虔誠的信徒一起墮入地獄。這回好不容易有同好大腸承諾同席,想不到偏偏碰上流感肆虐,連年登場的牛郎喫茶無影無蹤,主婦沉溺牛郎店的妄想只能再次放水流。

而據線民煙斗提供的情報顯示,這回的五月祭號稱可以招徠八萬人的客潮,不過大概是天氣不佳影響,實際走訪一趟之後,我覺得這回的擁擠程度沒有去年來得誇張。再加上H1N1威脅未退,所有的店小二攬客烹調一律都掛上了白口罩,要不是他們身後不時會傳出烤物和甜食香味,走著走著我還真以為自己誤闖了哪處疫區的緊急戶外就診區。

攤位、發表會和公開表演是五月祭的三大重點,也是偷呆生捨棄自尊、發揮創意的機會。遺憾的是,和去年爆笑招數盡出的情況相比,今年的招牌創意頗有不景氣之嫌,看來看去,就只有這個專賣炸物的「Ha揚げn-Dazs」有逗笑我的潛力。至於販售商品內容更不用提,假如台灣的園遊會專出珍珠奶茶、炸熱狗和茶葉蛋,日本的學園祭就是色素剉冰、烤雞和吉拿棒的天下;這三種攤位出現頻率之高,恐怕只有台灣便利商店的密度差可擬。

話雖如此,今年倒是出現了兩個令人眼睛一亮的模擬店面:其一是全員主廚打扮的可麗餅店,其二則是綁架各式大根的異形野菜小舖。前者勝在抓準了少女與少婦遊客無法抵擋的角色扮演風潮,在沒有牛郎與執事搶生意的前提下,端出的成品縱是賣相普通,仍有本事引來一票女客。至於後者,呃,老實說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學園祭裡會有人闢攤賣菜,不過看在他們可以找到這麼多異形蔬菜,還想到綁架大根這個點子的分上,這顆星星他們還是贏得合情合理。

除了各式小攤,公開表演也是五月祭的重頭戲。前年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表演非Sonoda Band莫屬,去年的王者是在校園一隅登場的不知名天團祭典舞,今年則無庸置疑是由「和太鼓~彩」奪冠。「彩」團之所以能夠緊攫人心,理由一是太鼓節奏明快、轟隆震響,偶爾還搭上悠揚簫聲,其藝之精無庸置疑。理由二則與成員色相有關;單從冷靜的黃腎都禁不住感嘆「他們選隊員時一定有挑長相」可知,這群一邊吶喊,一邊奮力揮舞鼓棒(並不時露出手臂肌肉)的太鼓少年,對長期被校園風景荼毒視線的少女與少婦來說具有多麼強大的療癒力量*,雖說這療癒效果很快就被一旁竄出的法蘭克福小香腸給無情打斷。

五月祭是東大的玻璃鞋,限期兩天,在結束的鐘聲響起以前,它就是一窺偷呆少男少女另一張臉的唯一機會。


這另一張臉足讓沉思的阿伯也啞然



[1]不過根據網頁資料顯示,他們並非全部Made in 偷呆,難怪可常保帥氣。
[2]五月祭[2007]、[2008];今年相簿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