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09

感染列島


是抗流感KERORO


黃金週後一度聲勢稍減的新型流感最近重登媒體版面,而且不來則已,一來聲勢驚人,電子平面網路全在數日內遭到流感洗版。流感戰火重燃也燒出了幾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第一,國際疫情新聞瞬間消滅。黃金週前,各家電視動輒就愛打出全球地圖附上國名和數字詳解,每天還不忘照三餐轟炸各國患者數量變化,但自國內感染病例出現之後,這張世界地圖已經默默消失。廢話,自己都快成為感染列島了,哪有閒空關心其他災區?神戶港濱、大阪美國通,還有那些嗆著關西腔但聞聲不見臉的高中少男少女,如今才是最夯的鏡頭寵兒。

第二,圖書館人口驟減。前一陣子圖書館的閱覽室只要稍微晚到就一位難尋,這幾天不但反常地出現很多空位,而且大家還自動保持兩格以上的距離,就連行走錯身時都會刻意閃避。安全距離的加大,想來也與H1N1的擴散難脫干係。

第三,口罩缺貨。昨晚煙斗和我才對著神戶人搶購口罩嘖嘖稱奇,今天途經本鄉周邊卻赫然發現,「マスク売り切れ」的字樣已經開始攻佔校園周邊。儘管煙斗再三堅稱這是媒體過度炒作,但從路上白布罩臉的人口比例漸增情形看來,口鼻的自由時光只怕也將進入倒數計時。

第四,嗽都不敢咳一聲。隨著「發燒者勿入」、「咳嗽者請戴口罩」的字樣開始攻佔各式公共場所,人人心底的警戒線也隨之升高,現在只要有誰呼吸稍微大聲或試圖清清嗓,他周邊肯定就會自動空出一條結界。譬如今早我上車時,原本興高采烈地在車廂中覓得一席空位,但落座不久,隨著左側輕輕傳來一陣咳嗽,我也就跟著明白了此位空下的理由。

儘管我知道流感並非無藥可醫,也清楚媒體報導確實有些過火,但當下午和我同桌的男生連續擤了二十次鼻子後,我還是忍不住抓起背包落荒逃到三樓。一邊狼狽地移動,一邊想起了《感染列島》的宣傳語──

神に裁かれるのは、人間か?ウィルスか?

這個問題如今看來尤其刺眼,因為疫情雖未超出三都*,但那名為恐懼的病毒,已然蔓開......

[1]題名盜自電影《感染列島》,網站見[
[2]新型インフルエンザ対策関連情報
[3]5/20 21:00 東京淪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