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9

一桌情


假如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那麼不知又得修練多少年月,才能換得在圖書館內共桌讀的機會?而不管所需年月為何,我都可以肯定,我當年修練時如果不是偷懶翹班,肯定就是打了瞌睡,所以如今「一桌情」運其劣無比,型男正妹一次也沒碰過,倒是足以列名《雷秋版奇人異士大圖鑑》的奇葩已經族繁不及備載。

其中,又以下列三例最具代表性:

(1) 仙貝達人。

圖書館的牆上桌邊雖然貼滿禁止飲食的告示,但不可思議的是,偷呆的少男少女好像都會在踏入閱覽室的瞬間化身文盲。託此之福,我有幸從一位身懷刑法民法行政法的三法男孩帥氣掏出WONDA開罐並且咕嚕咕嚕一飲而盡的行動中領悟,原來犯法乃是知法的基礎,也從一個捲髮少女一手Pocky、一手筆記,動輒還來幾招兩手交替的行動證明,忽那汐里的廣告果然深入民心。

只是江山代有人才出,WONDA和Pocky的寶座還沒坐熱,緊接著襲來的一陣後浪就取代了他們的位置。前幾天我才剛剛入室坐定,注意力便給一陣聲響攫緊,抬頭一看,一個宅男正手持兩塊仙貝站在桌前,還喀啦喀啦吃得響亮清脆。是的,原來現在在圖書館吃喝食飲已經不算什麼了,有種就是要吃仙貝,而且要連吃兩片,那仙貝還不能潮、不能軟,必須非常香脆。仙貝達人有勇氣視規定如無物到這種地步,圖鑑中當然得為他留個VIP位。

(2) 打呼王。

除了資訊供給之外,提供安眠勝地也該算是圖書館的潛功能之一,事實上我自己就是一個慣性的圖書館瞌睡犯,不論在家怎麼翻來覆去不能入睡,一進館內就可以立即休眠。只是上圖書館睡覺這事很多人都幹過,哪有甚麼記錄的價值?沒錯,打瞌睡是沒啥了不起,但可以睡到鼾聲大作,打呼還打到把別人的瞌睡蟲都震醒,這種神奇的力量恐怕就不是人人皆具。

有鑑於此,那位上周連續兩天發出驚雷鼾聲,還打到讓閱覽室眾人紛紛回頭尋找聲源的打呼王啊,《雷秋奇人異士大圖鑑》へご招待いたします*。

(3) 腳皮男孩。

日本不少中小學都有進校換室內鞋的規定,這種兒時習慣大概間接助長了日人走到哪鞋就脫到哪的嗜癖。雖然我個人無法跟著入境隨俗,但只要脫鞋者的足間氣味並不妨礙我攝取氧氣,基本上我對此一行徑沒有異議。但偏偏圖書館裡就是有些人不甘寂寞,單是脫鞋露腳丫翹二郎腿已經無法滿足需求,所以他一邊讀書一邊要摳腳皮,剝下來的腳皮還不忘順手朝地毯上扔去。整個流程他操作起來滑順無比,讓一旁目睹全景的我啞口無言,不知道該向圖書館員投書檢舉,還是寫張委婉的紙條給這腳底ポロポロ的少年:「ダッピー、足の角質の改善に効きそう」。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而我上輩子不知道造了甚麼孽,如今才得和仙貝達人、打呼王與腳皮男孩同桌共讀。我想,他們大概會是偷呆總圖裡那座深埋地底、人跡罕至,燈光好像隨時都會啪的一聲熄滅,電動書架又疑似可以藏屍的閉架式書庫之外,另一個讓我永生難忘的關鍵。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