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9

柴又漫步


黃金周的前半段日日天晴,煙斗和我卻把時間都奉獻給了書桌,好不容易撐到後半段終於下定決心出外走走,結果整個東京幾乎浸入雨裡。幸好我們夫婦向來不怕出外泡蘿蔔,所以抱怨歸抱怨,結果一人一把小傘,還是照樣風雨無阻地殺出門散步去了。

星期二,我們選定的散步地點是離家數站之遙的柴又。

柴又是位於京成線上的古樸小鎮,名字乍聽之下不甚起眼,但一出車站,外頭人潮洶湧,站前鎂光燈亮個不停的景象一度讓我以為誤闖甚麼拍片現場,直抓著煙斗頻問「何?何?今、何?」深怕在扮演「野次馬」(やじうま,看熱鬧者)的路上會稍落人後。我的困惑沒有持續太久,站前廣場上一座略顯猥瑣的棕色銅像為我揭曉了答案──柴又是「男人真命苦」(男はつらいよ)主角寅次郎的劇中老家所在。

遺憾的是,煙斗和我都不是這系列電影的忠實影迷,沒有辦法像周邊的阿公阿嬤一樣對著牆垣階梯感激涕零,事實上我們除了應景地在掛著大海報宣稱「拍攝地就在這裡」的店家前喔喔兩聲聊表敬意之外,對沿路各式烤米糰的興趣還遠遠大於寅次郎的足跡。

除了握有寅兄這塊已經確定名列青史的搖錢樹外,柴又還有三(個其實都不怎麼)大景點可去:一是離車站數百公尺之遙的柴又帝釋天,最適合推薦給走到哪拜到哪的虔誠信徒或對雕刻品興趣濃厚的遊人。二是代表大正至昭和初期建築,同時也以傳統庭園聞名的山本亭,熱愛啜茶觀雨裝優雅或自認通透禪意者不妨一遊。三是矢切渡舟(矢切の渡し),想要體驗日本阿公版大河撐篙者,這裡不容錯過。

而就算不幸無慧根如煙斗與我,無妨,帝釋天前的小小參道也足夠我們快活,畢竟我還沒見過哪條古街可以如此,五百公尺不到的路上竟然塞了這樣多的懷舊點心。裡頭有各式各樣的仙貝誘人食指大動不說,就連現烤的丸子都可以衍生初五、六種變化,烤雞小攤的香味更是陣陣催人狂,於是一條街還沒過半,煙斗已經挖了三次錢包到店裡「奉納」去了。

在柴又晃蕩了一個上午之後,我個人心中的柴又奇觀有三:


第一,男人真命苦之當鬼娃恰吉遇上寅次郎。寅次郎是柴又之寶這事無須贅言,反正柴又晃一圈,所有視聽觸食幾乎都少不了阿寅的影子。而在這無所不在的寅次郎攻擊之中,最令我難忘的非車站不遠處這個寅次郎邱比莫屬。我獨鍾此物的理由很簡單,在他身上我恍然大悟,原來破了相的邱比和鬼娃恰吉是同宗遠親。

渥美清掛點後,男人真命苦大概已經沒有後戲可唱,但恰吉如果要演續篇,鬼娃真命苦應該是個不錯的點子。

第二,丸子大家族。柴又的帝釋天參道堪稱各式烤丸子集散地,扣除正統口味的醬油不提、紅豆不提,這裡還有裹海苔的、以蕎麥為基底的變形,讓我看得嘖嘖稱奇之餘也不能不抓緊熊貓,免得參道還沒到底,這傢伙已經先在肚裡集滿全套的柴又丸子大家族(但右圖這個阿桑烤的醬油丸子軟中帶脆、甘鹹適中,好吃得讓人幾乎落下淚來)。


第三,扭蛋裡的竊聽器。在通往聖殿的參道路旁有台扭蛋機,令人訝異的是,這扭蛋機賣的不是KERORO也不是小叮噹,它扭的竟然是竊聽器,而且上頭還大剌剌地打著「只要200¥,今天起你就是偵探!」讓我傻眼之餘也不能不感慨,小日本啊小日本,想不到在佛祖跟前,你們壞事還是照幹。

除了這三大奇觀,剛才一邊整理照片時,我心底一邊又浮出了一個新的問號──

啊不是叫柴又嗎?現在照片裡這個「柴叉駅」是怎麼一回事?



[1]柴又觀光指南見[]
[2]柴又漫步相簿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