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5, 2009

聽聽那春雨


春日落雨可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不過浪漫要成立的前提有三:第一,雨不可以大過傘的遮蔽;第二,雨不可以偕風而來;第三,雨不可以冷,不可以冰,不可以低溫到讓人懷疑起春日的定義。

綜前所述可以確知,今天外頭落下的雨就絕對不屬於討喜的典型。

一早看到全日有雨的消息,我先嘆了一口長氣,打開家門拜見風雨交雜的場景之後,更巴不得立刻丟下包袱滾回被窩繼續作夢。遺憾的是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假如國小四年級的學生都可以不畏風雨,下課後還接著補習,拿人薪資手短的我當然也沒有資格宣稱「今天下雨老師不想出門家教取消」。所以即使千百個不願意,煙斗和我還是只能互祝好運,然後各自出門面對風雨。

當然雨天並不是完全沒有優勢可言。譬如今天的京成線之所以能空到一個屁股佔兩張位置都不惹人厭,還有不忍池畔順行無阻沒有觀光客妨礙進路,生協的生鮮櫃上又菜色豐足飽滿,說到底都和這冷冷的春雨有關。要是換在平常,我早就為了這些好運磕頭謝天,但偏偏在春雨效應之下,此等景色只會加深「為何別人在家躲雨我還得出門淋雨」的憂鬱。

而儘管我一再努力地想要說服自己,春雨其實並不真的那麼可憎,但當它惹毛了頭髮、斑駁了上衣,爾後又不甘示弱地把膝蓋以下全部澆濕,搞得我每踏一步都如陷水塘,邊走還要邊擔心雙腳會不會已經變成一對酸雨醃蘿蔔時,我很確定春日落雨的確可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如果它是澆淋在別人的身體,而非自己。

詩人說「聽雨,只要不是石破天驚的颱風暴雨,在聽覺上總是一種美感。」*對於這句話我沒有任何異議,然而假如這雨和我的關係並不僅止於「聽」而已,那麼不管是淋淋漓漓也好,淅淅瀝瀝也罷,或如今天這場根本只能用嘩嘩洩下形容的雨,奉我濕了的頭髮、外套、包包、襪子和鞋子之名,雨啊,還是請你和我保持距離。

[1]引自余光中,<聽聽那冷雨>。標題也盜自此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