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3, 2009

不忍池畔奇人異士


嗯...我個人覺得午後的紅茶還是專心當紅茶就好,不必勉強跟果汁送作堆

位於上野公園不遠的不忍池是我每天通學必經路徑。根據WikiPedia的開示,不忍池號稱佔地110萬平方公尺,裡頭可以分成蓮池、遊船池與鵜之池三區,春有雪櫻彩鵑、夏有粉荷紫陽,沒花的時候綠意繁密到近乎刺眼,三不五時還能見到奇形水鳥過境,堪稱是東京都內不可多得的漫步勝地。

話雖如此,假如是以一周六天、每天兩回的頻率穿越此地,那麼不管是如何詩意動人的風景,看到最後仍然只會剩下乏味而已。為了增加通學路程的樂趣,我開始把注意力轉為投注在開發不忍池畔的奇人異士;而在經過大半年的暗中調查之後,我以為當屬下列兩組人馬最不負此名:

第一,英語オヤジ(英語老伯)。

英語オヤジ是個年約五、六十歲左右的老杯杯,他偏好穿著格紋襯衫和休閒褲,外型上沒有太多特殊之處,但卻身懷一個足以讓多數日人望塵莫及的絕技──他特愛搭訕白人說英語。

儘管嗆英語的並不都是白人,白人也不是全部都通曉此語,不過英語オヤジ顯然並不在意這種小節,所以只要不忍池畔出現拼命按快門的金髮白膚,英語オヤジ就會微笑著湊上前去,「Can you speak English?」,然後不容推拒地纏著人家進行一趟不忍池英語導覽之旅。

剛剛開始注意到英語オヤジ時,我一度為他這種驚人的服務熱誠還有徹底貫徹學外語就要敢說不怕羞的精神讚嘆不已,還曾經立志要在日文學習路上向他看齊。但當我上學也見到他、放學也見到他,隔天一早來還是又見到他時,讚字後面的驚嘆號便開始有些軟弱無力。而當我發現連續數周不分晴雨都能看到他在這裡「Can you speak English?」之後,劃過心底的就只剩下一堆斜線而已。

我不知道他是基於什麼理由要在此地「外人狩り」(狩獵老外),我也不知道他對英語為何會有如此深刻的執迷,但無庸置疑,他已經在《雷秋版不忍池畔奇人異士大圖鑑》中佔有一席之地。而自從上周六路過他身邊,赫然發現他現在還會隨身攜帶寫有不同語言問候的自製小冊之後,他在我的大圖鑑中又給多貼上了幾顆星星。

英語オヤジ、外人狩りがうまくいきますように。(英語阿伯,祝你狩獵外人順利)


第二,神貓俠侶。

神貓俠侶則堪稱是不忍池畔的另組地標。他們是一對年過六旬的夫婦,慈眉善目,穿著休閒而不失整齊,兩個人都習慣戴頂米色的漁夫帽。這對神仙眷侶和積極介入人群的英語オヤジ不同,他們服務的對象乃是不忍池畔的野貓。每天早上九時許,神貓俠侶會在不忍池畔舉辦貓食佈施大會,用的還不是家裡吃剩的ㄆㄨㄣ類混合食,而是標標準準的「貓仔限定」貓食罐頭,而且一貓一罐絕不小氣,無怪乎不忍池畔的野貓隻隻體態豐腴、毛色亮麗,這情景看在池邊那些全身髒汙、有一頓沒一頓的流浪漢眼中,真不知道該是甚麼滋味。

雖說神貓俠侶無視池畔高掛著「嚴禁餵食貓狗」招牌的行徑,常常讓我在心底為他們捏把冷汗,但偶爾看見他們餵完貓後,兩人隨意並肩坐下,各自點上一枝煙,悠悠對著陽光吞雲吐霧,那種自在的神態讓我打從心底羨慕。小說裡有絕情谷,現實中有不忍池,楊過有鵰,阿伯有貓,當一對老來叛逆的神貓俠侶,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

而儘管我一直很想知道,既然神貓俠侶這麼有愛心,為甚麼不乾脆領回這些貓仔並給牠們一個避風港,但東京這座城市最大的特徵就是各人有各人的故事,不過問他人之事乃是都市得以運行的潛規則,所以不論我再怎麼好奇,終歸也只能將問號藏於心底,然後每天繼續面無表情地與他們擦肩而過,等到回家後才在大圖鑑裡偷偷記上一筆。

英語オヤジ與神貓俠侶,他們是我現今通學路上最大的窺伺樂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