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9, 2009

四月病

據說偷呆有個校內用語叫作「四月病」*,專門用來指稱新鮮人剛剛跨進赤門後,面對校園生活時展現出各種異常熱情的反應。

跟據裏站的定義,四月病的患者會從早到晚卯足勁拼命修課,無法容忍功課表上出現一絲空白,而拜此之賜,校園也將跟著陷入暫時性的人滿為患狀態,不但研究室日日瀕臨爆滿,生協便當呈音速消滅,就連想在圖書館安坐讀書都得先廝殺奪位一番。這要等到新鮮人的熱情逐漸熄滅,整個校園才會擺脫「燃え」,恢復常態。

恰好近來又逢四月,驚蟄後蟲蚋雖然未起,但大批的新生倒已忙不迭殺入校園。在耳聞目睹各式四月病患者的行徑之後,我以為裏站的定義雖然確切,但應該還要再補上兩個註解才夠貼切:

第一,四月病患者行動聲響非大不歡。

四月病患者偏好以誇大的動作展現自我存在,他們不但說話聲特別宏亮,點頭點得用力非常,就連舉個手都能剛直到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威而剛用錯地方。重症患者甚至還會自備疑似具有放大音響功能的鍵盤,一邊打字一邊發出劈哩啪啦的巨響,就怕整間研究室不知道這裡坐了個用功向學的扁臉死阿肥小綿羊。

第二,四月病患者都像學界的江原啟之*。

他們不但個個都看似有淵博學識,絕不掩飾「我曾經出席過○○大師Semi」的事實,還動輒就愛召喚理論家的亡靈謢體,開口閉口就是「知識」或「公共性」,說起話來連個逗點都捨不得加,讓我聽得滿頭問號之餘,也忍不住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誤闖了「オーラの泉」(靈光之泉)的錄影現場。

四月已經過半,新鮮人們的四月病卻還未見好轉,為求校園生活及早恢復常態,我只能默默在心底為他們祝禱:「四月病、退散!」。

[1]還有「五月病」的發病期也不遠了。
[2]日本知名的靈能者,オーラの泉是他固定出席的節目。
[3]最適合本文的BGM是[レッツゴー!陰陽師]。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