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5, 2009

長い桜道を抜けると、図書館であった


是春櫻版的賤臉包!!


三個月前,我寫過一篇日記頌讚(或者哀嘆)當時位於我家厝邊的區立圖書館分館,理由是我明明居住該地長達三年之久,卻直到搬家前三個月才鼓起勇氣踏入館中。而且不踏則已,一踏驚艷,因為裡頭溫暖的氣氛不但和其媲美怪談小屋的造型截然兩異,藏書量之豐多更是讓我扼腕不已,直想不透以前究竟是哪根筋不對勁,竟然罔顧羞恥還大老遠地殺到人家店裡去坐/立讀霸王書*。

猴子都會進化,雷秋當然也沒有學不乖的道理,為免重演上回悲劇,這次我老早就開始進行周邊環境調查。而根據資料顯示,足立區共有16座區立圖書館,距離我家最近者只需約5分鐘左右的自行車程。於是家裡的紙箱才剛剛清空,我立刻就奔上了通往圖書館的道路打算行使區民權益。

上回的根岸圖書館週邊盡是商家與大道,地鐵站就在隔鄰,雖然稱不上燈火通明,倒也還算是個熱鬧的區域。這回的圖書館則座落於住宅區內,除了偶爾經過的行車之外,大多時間都很安靜。雖然兩者的地理特性有別,但這兩座圖書館在外型上倒是有志一同,譬如說他們都是透著古意的陰灰色建築,也同樣都有個會讓人想及「心霊スポット」(靈異景點)的門面,所以我不得不再次贊同煙斗所言,「區長一定是想要減少公共資源耗損,才故意把圖書館搞成幽靈公寓」。

不過既然有了上回經驗,這回不管圖書館再怎麼其貌不揚,我也不會再上ㄧ次當。停好車,直衝三樓櫃台辦妥證件,順帶申請了網路訂書密碼,不消五分鐘,黃金屋的通行證已入手中。

帶著興奮又緊張的心情,我推開了黃金屋的大門,迎面而來是ㄇ字型的書架擺設,正中央則是幾張長桌拼出的閱覽區塊。迅速走晃一圈後,老實說我有一點點失望,理由一是這座圖書館的藏書量與編排方式明顯不如舊愛,理由二是這裡沒有分隔的閱覽空間。硬要說的話,此處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資訊流通的仲介場,而非書籍安身立命的所在。不過,當我發現三谷幸喜的散文一冊不少地羅列架上,每本又都比根岸來得新穎乾淨時,這點失望立刻跟著煙消雲散。

「如果要找的書籍能夠全在架上,我想我就會漸漸喜歡上這座小小的圖書館。」我一邊這麼告訴自己,一邊跨出了圖書館的大門,出乎意料的是,另一個讓我不能不喜歡上這座圖書館的理由正翩然降臨眼前──

橢圓的、潔白的櫻瓣滑過天際,穿過路間,沾上衣角與髮鬢。
這是漫天漫地的,櫻吹雪。

定睛細看,這才注意到圖書館前的道路栽了兩排櫻樹,道路上空如為櫻雲所覆,風拂之處,落櫻繽紛。對著眼前櫻景,我看傻了眼,甚至忘記要按下快門。騎車回家的路上心情好極,櫻花徑的深處藏著一座圖書館,還有什麼比這更動人的邂逅呢?

長い桜道を抜けると、図書館であった*。

這是我和第二座黃金屋的物語的開端。

[1]其實這無恥行徑我現在仍照幹不誤,因為《英雄の書》足立區藏書只有八套,網路預約卻已經排到270人之後,擺明了逼人立讀霸王書。
[2]盜自川端康成《雪国》開頭第一句,原文為「長い国境の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