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1, 2009

京成で行こう!



是桜味噌!@上野


遷居之後,我的通勤路線跟著重新洗牌。過了大半年的腳踏車通學生涯至此劃下句點,那條有癡漢、有瘋漢、有臭漢,還有臥倒落軌事件相伴的日比谷線也從此收入名為回憶的檔案。如今進駐生活的最新代步工具,是京成電鐵。

京成電鐵對我來說不是陌生的名詞,只不過在過去,它是「歸鄉」的首要儀式,ㄧ聞其名我只會湧生從衣櫃扛出大行李箱瘋狂打包的衝動,目的地除了飛機滿天的成田之外沒有其他。而如今,它則成了「返家」的代號,每天接送我往返上野與居宅之間,在它微暗的車廂裡,我悄悄切換著主婦與研究生模式的開關。

京成電鐵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乘車習慣:我得重新適應不分晴雨冷熱都得站在無屏障月台候車的日子,也必須學習接受京成線上不是只有上野、日暮里和成田空港的事實,然後一邊默背返家路上的陌生站名,一邊算計最安全的瞌睡時間。

剛剛開始時,冷颼颼的風襲和假日必須間隔十分鐘的車班,總是讓我忍不住懷念起深埋地底、無涉風雨,每3-5分鐘就有車入站的日比谷線,不過在與京成並肩將近一個月後,我也慢慢習慣起京成電鐵的行進韻律與沿途風景。

我以為京成電鐵最大的好處有二:第一是它大多時間都很空蕩。巔峰時刻至多也是人人齊肩的程度,離峰時就算上來三、五個相撲力士也能從容入座,和日比谷線動輒肋骨卡肋骨,胖子上車會遭白眼,擠到下車又難逃髮亂妝散四肢痠痛的情景完全是兩個世界。

第二是它多在路面奔馳,寬大的玻璃窗清楚映照出天色變化與市街風景,通勤路程因此不再像是暗夜行路,我也得以擺脫窩居地道的鼴鼠生涯,任憑視線逸走於軌道之外。而近來最令我讚嘆的景色,則非町屋齋場附近的雙排櫻道莫屬;從高架電車裡下望,晴空如海,白櫻似浪,那景緻溫美至極,望見時總覺得窗外南風似乎也在瞬間拂過心房。

我開始適應起新的車班時刻、新的候車形式、新的出入路線、新的廣播說辭,「京成で行こう」(搭著京成出發!)如今不再只是一句廣告標語,它正逐漸成為我朝暮奉行的日常規律。

唯獨一點我至今仍無法接受,那就是──

我現在每天都得盯著那隻曾經被我封為全日本三大噁心吉祥物之首的京成熊貓上學*!

[1]這件事再度證明做人不可鐵齒。↓而且牠竟然還出了多種變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