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6, 2009

谷中觀櫻


觀櫻兼觀陰@谷中

北朝鮮的飛彈跨過日本領空時,煙斗和我正趕著外出賞櫻。

過去幾年我們造訪過都內幾處賞櫻名點,花是看得很多,但「桜渋滞」(さくらじゅうたい)*的苦頭也嚐了不少,未免賞花行程中有三分之二都浪費在人擠人的路程上,今年煙斗和我決定選擇「谷中」(やなか)的櫻花道(さくら通り)作為觀櫻地。

谷中雀屏中選的理由有三:近、靜、淨。谷中介於日暮里與上野之間,正好落在煙斗和我的通車範圍。而儘管此地就與上野隔鄰,但既少見煙霧大得讓人想鳴警鈴的小販,也不易遇上飲酒作樂的瘋漢,再加上谷中的巷道內趣味小店繁多,堪稱櫻花季裡難得一處可以輕鬆散步的福地。

東京各個賞櫻名點的特色不同,我以為中目黑與千鳥淵美在群櫻襯水,新宿御苑則以風捲櫻瓣的姿態最為動人,上野櫻花則貴在豐多綿延,還有櫻花樹下從不間斷的炊煙和啤酒瓶也是一絕。

谷中的櫻花則有兩處可觀:第一是櫻花與窄道;此地的櫻樹隨坡地起伏、沿路成蔭,枝葉茂密處抬頭甚至見不著天,只有白櫻層層疊疊覆眼,不動如雲、風襲成浪,看得你入了迷,不知不覺跟著鑽入深巷之間。第二是櫻花與墓地;櫻花與墓地其實出乎意料合拍,一來死者就在旁邊,遊客要發瘋也得有些斬節,此地櫻景因此得保靜謐之美。二來是清爽白櫻緩和了墓地的陰森,再加上谷中靈園多葬名人,沿著碑牌上的歷史印痕想像亡者的生前點滴,看著看著便抽剝出一個故事,觀櫻之餘順便觀「陰」,這也是非谷中不可為的特徵。

然而正如醉翁之意不在酒,觀櫻客貪圖的當然也不只有櫻景,煙斗和我這回之所以獨鍾谷中,除了賞櫻之外,「PATISSIER INAMURA SHOZO」是另一個理由。自從上禮拜在電視的「谷根千」特輯中獲知此店消息,又發現它根本就落在通勤範圍之後,煙斗和我就立志一定要親往解饞,星期天下午終於如願以償。

PATISSIER INAMURA SHOZO在谷中共有兩店,一家專賣外帶的法式點心,另一家則提供巧克力與相關甜點。巧克力專賣店位於日暮里車站西口外,白色基調的歐風建築與玻璃溫室藏在小巷深處,店內空間不大,座位約僅十席,這也意味著假日前來時必須做好排隊的心理準備。

我們這回還算幸運,等不到五分鐘就順利入店。店內提供五款巧克力蛋糕和十多種巧克力,蛋糕的平均價格約為450~550円,雖然我一度因為難以抉擇而有大喊「每樣都來一塊」的衝動,但對手畢竟是肥死人不償命的巧克力,我又已經過了新陳代謝迅速的少女期,煙斗則一直都處於吸收絕佳的狀態,這種瘋狂舉動可想而不可為,最後我們只忍痛點下了聽來最具誘惑的巧克力巨蛋主廚今日推薦款,至於其他無緣的愛人們,「今度また来ます」(下次我還要再來)。

巧克力巨蛋是巧克力醬裹著榛果奶油、櫻桃醬和蛋糕,主廚推薦的蛋糕則是三層巧克力變化。有趣的是,這兩者雖然都無處不是巧克力,但口感、味道各有特色,兩者唯一的共通點是吃在口中絲毫不生膩感,搭配店家引以為傲的特選咖啡尤其美味,連一向不喝咖啡的我都跟著乾了一杯。

以櫻饗視覺,用巧克力慰勞喉舌肚腹,在谷中度過的這個週日下午,我非常、非常滿足。

[1]雷秋自製語,意指因賞櫻人潮過多進退不得的慘狀,周末下午不忍池弁財天神社一帶就是最好的代表。
[2]谷中觀櫻/陰行見[] 。本日最推景點有二:(A)被糾正的德川慶喜墓地指標,(B)佛寺外邊有耶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