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4, 2009

足立区に来た!


桜、満開@上野


搬家後第一件大事,莫過於上区役所辦理登錄手續。

其實我們遷居後的新址和舊家之間不過兩站距離,連健身房都沒有必要更替,但心理距離與物理距離終究難敵行政距離,所以顧不得新家還沒安頓,上周一不到八點我們就匆匆出門,目的地只有一個──「足立区区役所」。

足立区位居東京最北,屬於東京開發較早的區域,它的地勢平緩,內有多條河川流經,寺廟、神社林立。足立区的人口數在23區中排行第五,以多老人和多外國人著稱。而儘管缺乏數字佐證,但據說此地印象難與「貧困」兩字切割,所以不論是《嫌われ松子の一生》(被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孤獨終老的最後一站,或是《楽園》(樂園)*裡素行不良迫使父母痛下殺手的土井崎茜葬身之地,作家們不約而同都相中此區作為背景,足立区予人印象可見一斑。現在多了我這隻不事生產的外籍米蟲加入,足立區的平均收入水準想要翻身,看來又多添了幾分難度。

雖說此地歷史悠久、貧戶眾多,但足立区区役所雄偉華麗的姿態卻遠遠超越了台東区,就連我來航以後的第一個棲身地杉並区恐怕都望塵莫及。而如果不是区役所外頭高懸紫色区旗,我恐怕會以為眼前這兩棟是哪家大公司的領地。足立区区役所不只外觀宏偉,裡頭也是一片亮麗好景,各單位分工非常緻密,讓煙斗和我一度在裡頭上演迷路慘劇,奔走了好多冤枉路才找著登錄窗口。

趁著領件空檔,我四處打量所內風景,裡頭除了操持各式語言的人種來來去去令人印象深刻,還有一個梳了(這年頭竟然還有)飛機油頭,全身白衣,眉宇之間寫滿兇氣,身邊又領了個小弟的大哥(?)也讓我難忘。我邊看邊在心底暗暗稱奇,日本的戶政制度世界聞名果然不假,不然怎麼能讓大哥*都不忘前來登記?

而除形形色色的「人」景,一張大大的「畜犬登録」告示也讓我驚訝不已。原來現在連養狗都得到区役所辦理登記手續,每次還索價3000日幣,比養個外國人還貴,讓我不能不在心中暗暗慶幸,還好老娘這輩子投胎有成*。

辦妥手續,踏出区役所,熊貓和我現在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放聲大吼,「足立区に、来た!」 *

[1]山田宗樹(2004)。《嫌われ松子の一生》。東京:幻冬社/宮部みゆき(2007)。《楽園》。東京:文藝春秋
[2]也有可能我錯怪他了,說不定他是一個面惡心善,只是比較愛用髮油的下町阿伯。
[3]是說出錢的也不是狗。
[4]但當天風很大又奇冷無比,開不了嗓,所以我們吼在心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