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 2009

北海道日



說到北海道,定番姿勢當然非此莫屬啊!原版見[]

昨天堪稱是我人生中最「北海道」的一天!理由不是我失心瘋拋夫棄論文奔走北國,而是從早到晚,「北海道」這個名詞都不斷在我身邊打轉。

先是中午上講堂嗑便當,最近開始出現憂鬱研究生症狀的黃腎打聽起北海道旅遊事宜,雖然我人生中也就只去過這麼一次北海道,而且距今已有十年之遙,記憶近乎空白,但為發揮同窗義氣,我還是很努力地回想當時我哥和我是怎麼在大半夜徘徊青森車站轉車北行,還有北斗星號床褥強大的催眠效果。

而儘管我碎裂的回憶片段對黃腎毫無實質助益,但這個強迫回憶的過程也讓我猛然記起,在那趟北海道旅行中,我印象最深的既非札幌拉麵,也不是夜裡變身移動式卡拉OK的函館電車,而是當我拿著導遊書,興致高昂地宣布要登山看夜景時,吾兄羅渣冷冷地丟出的金句──「夜景不是跟妹妹看的!」

揮別黃腎計畫中的北海道之行,我重回圖書館窩了幾個小時,五點整踏出校門直奔上野,為的是要和將赴北海道重拾書本的別科友人E君碰面。對,又是北海道!這個北海道可不是尚未成形的想像,而是兩天後就將付諸實踐的目標。

之前我已經對E君選擇北海道大學落腳的決定表示過相當的驚意與敬意,所以我一直以為,這回不論他帶來甚麼消息,大概都不能使我震驚。然而當我聽聞他未來的租屋每月只費房租三萬五時,還是忍不住從眼裡投射出羨慕的光芒,北海道現在仍在落雪的消息,則讓我不自覺地縮緊脖頸。

「那邊那麼冷又沒甚麼娛樂,我到北海道以後可能會更宅吧!」面對E君這席感嘆,我搖搖頭,微笑答話,「你在花花慶應都這麼宅了,北海道肯定難不倒你的啊!」

而除打探北地情報,我也沒忘記把所有東京得不到的溫暖全部投射到北海道,諸如「北海道人情味應該比較濃」、「北海道大學的Seminar應該比較溫暖」、「北海道物價應該比較便宜」。事實真否如此,得等E君體驗後再來回報,但說著說著我突然驚覺,我現在這發話方式和某些動輒關切吾鄉嘉義,「你們那裏有沒有超級市場?」、「你們有電影院嗎?」、「你們上學都騎牛嗎?」*的台北國民真像,是不折不扣的「『京』底之蛙」。

看著E君轉身離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在心底大呼一聲北海道的定番詞「Boys, be ambitious!」謹以此語祝福E君北伐順利,等我存夠錢一定要去拜訪*!

回憶中的北海道、想像中的北海道,還有即將成行的北海道。我一邊思索這三者間的差異,一邊冒著冷雨騎車返家。才剛落坐餐桌,「六花亭」和「北菓樓」*的字樣浮現眼前,連樓下鄰居送來的「ご挨拶」都少不了北海道的影子。

瞧,這天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北海道日。

[1]突然想起肥魚去英國前我也說過同樣的話,但沒來得及實踐,肥魚已經返台安居樂業XD。
[2]六花亭(ろっかてい)與北菓樓(きたかろう),兩家都是北海道知名糕點店。
[3]順帶一提,嘉義有超級市場也有電影院(嘉年華不是燒假的啊!),然後我們不騎牛上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