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4, 2009

搬家路上你和我



煙斗和我都不是第一次搬家,但這回搬遷卻是我們第一次與搬家公司接洽,因此整個過程對我們來說非常新鮮,這從我每見一次營業員就能生產出一篇日記可以得證。而既然連見營業員都有話可寫,現在好不容易遷居完畢,當然也不能放過大書特書的機會,所以這篇日記就獻給那些因為「搬家」和我們萍水相逢的人。

整個搬家過程約可切分為三大部分:估價、打包和搬遷。

(一)估價

估價的細節去年年底已經提過(見琴光喜伸太君大眾臉小哥),總之這就是一個召來營業員入厝,並把家中隱私全部洩光光的動作。每間搬家公司營業員的打扮、裝備各有不同,說話用詞和接客態度也大相逕庭,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不管營業員究竟是油嘴滑舌或是誠懇親切,最後都比不上他端出的牛肉和開出的價碼來得重要。我不知道其他人都是基於甚麼標準選擇搬家公司,不過在吾厝,我們最後之所以不計前嫌地選擇了那一見我家廁所就噗嗤的大眾臉小哥,關鍵原因正是他祭出的六人小組、兩台大型卡車,還有十八萬的價格。

老實說,我一開始聽到搬個家竟然得花上十八萬時,只想自己出來開間搬家公司。不過在發現我們兩個人就搞出150多樣物件,而且有半數都重得極沒天良之後,我心底的怨念已經去了一半。而當周四親眼目睹一臉大學生樣的搬家小弟差點被我們的書與CD搞殘腰肢後,我再也不敢吭聲,畢竟人家不向我們求償醫藥費就該偷笑了。

(二)打包

契約簽訂後,搬家公司送來兩種尺寸的紙箱總計120個,另外還附加包紮用的方紙、氣泡紙和三種顏色的膠帶;其中,S尺寸的紙箱是供重物、易碎物品使用,M尺寸的紙箱則專門用來擺放服裝、床組等重量較輕的物件。

儘管打包過程中不斷有人建議我,「通通把它們掃進箱子裡就對了」。但身為一個熱愛分點分類的婦女,這種打包方式完全不合我的口味,所以我不但堅持所有的物件都必須分門別類,還不斷以Excel進行資訊管理,為的就是避免遷居後出現找無物的悲劇*。

打包時有兩個重點:一是包紮易碎物品時必須交叉活用方紙與氣泡紙;二是包紮重物時應盡可能控制每箱重量。前者的目的是為防止搬遷時的碰撞震盪,後者則則是為保護搬遷人員,並避免因物件過重導致紙箱破損物件飛散的風險。易碎物品的這個部分還容易控制,但重物部分就讓我們傷透腦筋。因為不管再怎麼分散排列,最後我們仍然有超過30箱的書籍和8箱CD,而且箱箱都重到我一試搬就幹不絕口,無怪乎搬家小哥一摸箱表情立時僵硬,我也只能在心底默默地向他呼喊すみません。

打包同時也是對肉體和精神最嚴峻的考驗,因為包著包著你就會發現家裡塵埃滿天,所有藏在死角的塵垢都隨舊物重見天日一起問世,偏偏打包砌出的箱牆阻礙一切行動,連轉身活動都有問題,遑論調撥空間吸塵掃除。此外,反覆撕貼膠帶的動作會毀壞(其實我也沒有的)纖纖玉手,無處不在的紙箱則增加體膚瘀血的風險,但不論多麼哀怨,這種灰姑娘體驗都得捱到紙箱清空的那一刻才能解脫。

(三)搬遷

和我們合作的A社這次派出了六人搬家小隊,領隊是一個約莫二十多歲的女生,其他成員包括中年阿伯三位和兩個大學生貌的小哥。女領隊年紀雖輕,動作可一點都不馬虎,她不但要負責指揮大局,也一手包辦各式電器用品和家具的包紮拆裝,連我們歪了三年的九格櫃都在她巧手動作下瞬間扶正,手腕之俐落讓煙斗和我驚歎不已。

此外,這回的搬家初體驗也讓我見識到,日本的搬家公司是如何透過各種固定儀式來經營「搬遷」這場表演。過去說起搬家,我只會想到穿著「吊嘎啊」、嚼檳榔、掛金條的猛漢,搬完家家具不要被砸壞就偷笑了,哪敢奢望他還順便幫你掃地清潔。然而這些日系搬家公司不但嚴格管理員工穿著打扮,對細節的注重更讓人嘆為觀止,譬如他們搬家前一定會先以壓克力板包裹電梯、牆壁、門戶,地板必定舖上厚毯,所有的家具都會幫你穿上防撞軟墊,紙箱落地前還不忘先攤紗紙以防碰撞…我家在這些演員賣力揮灑的瞬間化身成為「搬家」一戲的前台,我則是台下目瞪口呆的觀眾,一邊嘖嘖稱奇,一邊在心底懷疑「她現在拿來包沙發的軟袋可能比我家沙發坐墊還乾淨」。

同樣的劇碼下午一點半又在新家揭幕,遷入的過程遠比遷出更為順暢,我們一場球賽還沒看完,那個熟悉的家的模樣已在新屋中逐漸復甦。三點剛過,女領隊開始進行最後的收拾工作,臨走前她粲然而笑,遞上了一盒入浴劑,「今日はお疲れ様でした」,宣告了搬遷幕落……

落個屁啦,她們的幕是落下了,但煙斗和我的拆封地獄,可才剛剛開始啊!!

[1]我們之所以可以在搬遷三天後讓將近六成物件歸位,我(無恥的自)以為打包過程中的分類與管理居功厥偉。而且搬家公司的領隊當天兩度大讚我們打包「綺麗にまとめた」,讓我暗爽在心頭,雖然這絲毫無助於減低搬家價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