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2, 2009

「繊細なのは、誰?」


桜餅@花月堂


「繊細なのは、誰?」是這幾天煙斗和我之間爭執不休的話題。

導火線源自周一晚間的枕邊細語。那天睡覺前我不知道在鬼扯甚麼,總之說著說著就冒出一句「像我這麼纖細的人…」。話還沒說完,平時親切和藹,很少忤逆我的熊貓突然發出了噗哧一聲。我沒來得及反應,熊貓已經哈哈失笑,還不忘補上一句,「繊細?僕のほうが繊細でしょう。」(纖細?論纖細應該是我勝出吧!)

雖然煙斗的主張不是沒有道理,畢竟不論是在校正文件、處理生活各種大小事項,甚至是在多愁善感這個部分,他細膩的程度確實都讓我望塵莫及。只是被一隻巨大的公熊貓當面否定「纖細」與我之間的等號,這口氣我要是嚥下了,將來哪裡還有做女人的資格?所以儘管我心底暗豎白旗,但為了女性的自尊還是得嘴硬到底。「你說你很纖細?那你舉例證明啊。」我不甘示弱地回擊。

熊貓沒想到纖細還需要開立證明,側著頭想了半天,終於擠出一條:「家裡地板上有紙屑都是我看到的!」面對這個薄弱的證據,我不屑地搖搖食指,「拜託,那些紙屑我早就發現了好不好,我只是假裝沒看到。」一句話輕鬆推倒熊貓。

有道是打鐵要趁熱,要駁倒熊貓則得趁他剛被推倒還來不及翻身的時刻。當熊貓一邊喃喃念著「可是我比較注意細節」,一邊為了該如何舉證苦思不已時,過去那些被熊貓校稿搞得我神經衰弱的慘痛回憶突然一湧而上,我立刻補上一記右鉤拳,「對啊,所以你不是纖細,你是神經質啦!」神經質這三個字還沒忘記放慢速度,一句話果然成功讓熊貓陷入暴走。

看著熊貓不斷在床上滾動、唔唔唔唔地奇聲盡出,迫切想要證明自己其實有顆纖細的少男心,我一邊覺得好笑,一邊恍然大悟:對,我是不怎麼纖細,但我很賤,所以我又補上了一句──

「對了,你真的知道『繊細』的意思嗎?要不要去查查字典再來?」(「繊細」の意味、本当にわかるの?辞書を引いたほうが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繊細なのは、誰?」在吾厝雖然仍是一個無解的問題,但皮肉王*這個寶座,遠慮なく頂戴いたします(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1]沒有這個詞,雷秋自製語。皮肉(ひにく)有諷刺、挖苦之意;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皮肉屋」(ひにく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