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7, 2009

偽單身假期III


行前最大失誤:我忘了鮮芋仙招牌是冰的!!


偽單身假期的第三攤是和別科友人一起度過。

除了在日生活經驗之外,這第三攤的朋友群還有兩個略異於其他飯團的特色,一是組成份子(截至目前為止)皆為異性戀者,二是死會率遠遠凌駕我其他友人群。扣除兩個人妻和缺席未至的新科人夫,餘下三人的配偶欄雖仍空白,但身邊都已有了固定伴侶,所以這也是我唯一一攤不需要拿「介紹男人/女人給我」哀嚎聲佐餐的飯團。

和別科友人的聚餐雖然不若研究所同學會那樣充滿煽色腥,但每回也少不了要有幾個八卦話題點綴,此次當然也不例外。繼上回M小姐揭開夫婿的神秘面紗,E君和K桑紛紛亮出女友照片之後,這次眾人關注的焦點落在E君即將前往日本留學這件事上。

「我都沒念真不知道為什麼會考上」這句欠揍的話是E君的口頭禪,這次他同樣也是邊說此語邊通過交流協會的測驗,今年四月就要帶著大筆獎學金再赴日本。出乎我意料的是,E君放棄了五光十色的東京都,毅然決然選擇北海道做為未來兩年的停泊地。儘管北海道向來以新鮮廉宜的山珍海鮮聞名,但一想到它那完全超越我認知範圍的氣溫數字,以及總是比東京早好幾個月飄下的白雪,我只能拉緊外套發出「呃…那裏應該是個鍛鍊身體和存錢的好地方」的感嘆。

面對這個爬過了富士山,現在又要前往寒冷北地的舊友,我除了打從心底敬佩他的勇氣與毅力之外,也想贈他一句未來將和他相伴兩年的名言,「Boys, be ambitious!」,但願E君真能實踐克拉克博士的指令,順利完成邊念書邊存錢然後在日本置產的野望。

除了E君即將啟動的留學計畫,諸如論文、婚姻、置產、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等等話題,也相繼出現友人嘴上。話題的內容方向好像一面鏡子,清清楚楚地倒影著我們的人生階段。我不知道我將聽到的下一場婚禮是甚麼時候,也不知道誰會是主事的新郎新娘,但我衷心希望有情人能成眷屬,不管在這之前是不是得先經歷一些掙扎、捱過一些風霜。

再怎麼說,別科眾友都是我唯一一群結婚率有望高達100%的飯團啊。

離台前最後一頓外食親友飯則獻給了老玻璃張布丁。

我和張布丁的相會總是始於擁抱也終於擁抱,談論的話題也如我們的儀式一樣固定;張布丁會批評(或讚賞)我的體型和彩妝,我則會以理解的微笑假裝包容他那些慾望故事,然後毫不留情地在見縫時放出冷箭幾枝。這種一方面夾刀帶棍,一方面又充滿溫情的相處方式乍看矛盾,其實卻是我們對彼此最堅定的支持,畢竟這年頭要找人稱讚你不難,卻不是每個人都會適時給你一巴掌阻止你的沉溺,而張布丁和我之間應該就是屬於互巴時絕不手軟的關係。

張布丁上次寫了一篇日記說與我相見總是讓他開心,在我身上他看見了幸福確實存在世上,這評語讓我既感動也感慨,因我同樣珍惜與他相會的時刻。相識十年,張布丁見證過我的低潮,我也看過他最淒慘的日子,而何其萬幸,如今我們每次相見,看到的都是對方越來越好的模樣(雖然他這回選錯髮型),但願今後亦能如是。

臨別前,張布丁宣稱今年天秤桃花運旺,叫我要是結識性向相同者莫忘替他牽線引路,對此我雖然不置可否(明明每年都會聽到一樣的台詞),但基於朋友道義,我還是要祝福他心想事成(惟忌沉淪慾海)。

揮別張布丁,我的偽單身假期也畫上了休止符。明天今天我就要帶著飽飽的肚子回到東京,因為新學期、新工作、新家,還有一隻熟悉的熊貓,正在那裡等候。

謝謝抽空相陪的各位親友,與你們相會的時光,總是我最大的氣力來源。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