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4, 2009

偽單身假期 II


偽單身假期第二攤獻給了408的妖婦群。

與妖婦們的聚餐向來只有兩大關鍵字,那就是──濃妝與麻辣鍋(夏天還會增加「露肉」)。儘管這兩者本質上相互牴觸,但妖婦之所以為妖婦,就是因為她們總能無視路人驚嚇的視線,在兩者之間找著完美平衡,所以如果不想淪為照片中襯托用的大嬸,對鏡下手時就不能不比平常多使上幾分勁力。

話說昨夏聚餐我因為眼影亮粉不夠閃透慘遭金光鵝痛批,今年為了一雪前恥,眼影眼線不但條條寬於平常塗繪範圍,睫毛更是多刷三遍,最後還加勾了一條灑滿亮粉的下眼線,出門時也沒忘記把亮晶晶眼線液塞入包包以備不時之需。功夫下得這麼足,果然成功封堵鵝嘴,唯一的敗筆是不解風情王心地一進門就直嚷,「ㄟ我還以為妳們眼屎沒擦乾淨就出門」,搞得我們只好親自動手把這亮晶晶的「眼屎」塗滿她那不遜巨波的大眼睛。

這回的麻辣鍋聚餐挑中了東區的「滿堂紅」,據說這是鵝母友人大力推薦的用餐場所,一進門無處不紅的設計、(極適拍照的)柔黃燈光和包廂安排果然博得眾人一致好評。至於味道,呃,老實說,對我們這種志在吃飽不在品味的尋常庶民而言,吃到後來舌頭早給麻僵了,誰分得出甚麼麻的層次、辣的深度?只要肉夠大片新鮮、鴨血軟嫩汁多、冰淇淋是哈根達士,小老百姓也就知足常樂。廢話,連以前在螢幕上介紹麻辣鍋的金桃花都沒挑剔了,我們哪有嗆聲的資格?

兩個小時吃飽喝足,繼續轉戰金光鵝細心訂下的午茶地點。美其名是午茶,其實誰也吃不下,叫杯飲料佔個空間架勢排開,嘴巴一張就是八卦時光。有趣的是,前幾回的聚會討論話題還以工作、薪資為主,視人不清的長官和拍馬屁不眨眼的小人偶爾會在話中出來串個場,這回相見,職場話題卻漸漸淡了。推測理由有三:

第一,妖婦們的職種日趨多元,過去丟個「新聞圈」可以定義八成,如今則已逐漸擴張為「媒體界」,職種既異、交集自然疏遠。第二,年資漸長,初時的銳角盛氣日趨緩平,畢竟這世上有些事並不是據理力爭就必然贏得公平,人人都開始試圖尋找一個不會和自己過不去的方式。第三,人生走到了新的轉折。

我以為坐二望三是一個讓人非常不安的年紀,不安的理由並不純粹來自青春的消逝或肉體的衰微,更多的部分是導因於你發現自己將要踏入一個在大眾刻板印象中似乎該擁有些甚麼的年齡,低頭看看卻發現手中甚麼也沒有時,那種自心底油然而生的惶恐。

每個人惶恐的根據不同,有人介意愛情的無憑無依,有人苦惱事業沒有著落,而在這些還說得出的根據之下,更深層的憂慮是源出於對自我的困惑。我是誰?我想做甚麼?我能做甚麼?我將做甚麼?小學時那麼輕易就能用「我的志願」打發的問題,如今每每思及都是一種折磨。當友人笑著區分勝敗犬的差異時,我心底只閃過了一個念頭,勝敗皆虛無,但我們此刻卻真的都像迷犬,在二與三的交界點上對著茫茫前程空吠。

但多思無益,還是聊吧,還是笑吧。

將進酒,君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雖然我們端的是咖啡茶水鮮打果汁,既不唱歌也不吟曲,但我似乎慢慢可以理解詩人書「將進酒」的心情。不知道在明年這個時候,我和我思念的這些妖婦們,關切的會是甚麼話題?王心地的小說能不能順利出版寫完?金桃花的男伴是否相同?陳琳達的憧憬是不是仍舊高不可攀?PEKO陳會否否極泰來?張狼可否如願脹奶?小蓋、小針偉、鄧好心、巨乳精、美珍會不會現身?金光鵝的五彩斑斕依不依然?

還有還有,我們到底能不能圓了在畢業五年、十年時皆團聚一堂重拍「408無間道五年紀念版」、「408無間道十年紀念版」的夢哩?

我拭目以待呵*。



[1]將進酒/李白。
全文為: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逕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2]不克出席的巨乳精,請[詳閱照片]以跟上進度,密碼照舊。
[3]誠懇建議總幹事,下次可以不要約我生理期臉腫時吃飯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