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 2009

偽單身假期 I



煙斗返日也代表我的假性單身假期正式展開。在結束五天四夜吾愛吾鄉暴食生活之後,我提著大行李箱北上進駐龐小弟的巢穴,開始摩拳擦掌準備迎接與不同親友群的飯團之約。

第一攤的約會在新竹登場,與會者包括肥魚、涂胖二人,活動內容除了用餐閒話之外,還有一個重點是要參觀現代新女性典範肥魚的新購屋宅。

多年未赴新竹,出發前難免有些緊張,只是這緊張很快就至盡頭,因為搭高鐵前往新竹也不過半小時車程,翻翻幾頁書稿就到了下車時刻,途中連打個盹的時間都沒有,這也讓我再次體會到高鐵是如何激烈地重構了我腦海中的時、空意義。

一出站門,肥魚已在站外等候,待和不知發了甚麼瘋應是要穿上皮衣蓄長髮喬裝齊秦的涂胖會合,我們就轉往不遠處的店家午餐。是說竹北不只路寬店闊,連店家端上的餐點尺寸都大得讓人驚惶,譬如肥魚的炸豬排面積就直逼涂胖的大餅臉,涂胖的兩球漢堡體積也跟棒球不相上下,至於那讓我等到快要翻桌的焗烤飯,尺寸足足是我在東京見過的兩倍有餘,讓人邊挖飯邊忍不住要在心底頌讚台灣鄉親的豪爽。

吃過飯,在肥魚導引之下,我們踏入了現代新女性的單身小套房。雖然肥魚不斷謙虛地說今天房間很亂,但閃閃發亮的白地板倒是證明了她打掃一點都不偷懶,而當她賢慧地端出削得很乾淨(只是籽除得不太乾淨)的哈密瓜後,我忍不住想頒給她一個隱性好媳婦的皇冠。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肥魚香閨中那充滿夜店風的客廳、裝氣質的鋼琴房、隱於壁中的廁所,還有光看就想在裡頭大睡三天三夜的臥房才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無怪乎肥魚會有「在這裡頭待久了會覺得沒有男人過得更爽」的感受,因為這既舒適又帶點娛樂情調的空間,簡直要讓人妻如我都心動了。而涂胖雖然一路上都沒有太多評語,但我想他心中的震撼應該也不言而喻,也好啦,現在先見習一下,以後要蓋紅土坡老人公寓招待我們時才知道該怎麼設計。

也大概是這空間太舒適,涂胖、肥魚和我三人聊天聊得愈發起勁,只是我們聊天的重點扯來扯去總不脫:打小人(誰叫各行各業都有礙眼的馬屁精)、憶過往(數來數去卻發現想不起來的就是想不起來)、憂前程(事業、桃花、自我是人生永遠的鐵三角)。喔,還有,從小到大我們每回都不忘巧列名目要求涂胖捐款開發事業,並且逼迫他許諾將會聘請我們出任業務和文案,而儘管涂胖遲遲沒有展現田僑仔的魄力,但天馬行空編寫事業版圖仍是吾等重要的樂趣來源*。

當然我們誰都不能解決誰的問題,罵完扯盡,回到日常軌道仍舊得孤軍抗戰,然而我還是非常珍惜這短短一個下午縱聲暢談的時光,因為隨著年紀增長、位置轉換,要無憂無懼地對人說話而無須擔心後果,已經越來越難。也只有面對老朋友,才可以談得這麼暢快、笑得這麼自在,一如他們熟悉的過去的我,一如我熟悉的過去的他們。

呂方的「老情歌」*裡有兩句詞說「我說情人卻是老的好,曾經滄海桑田分不了」。我一直都不相信也不喜歡這個說法,不過若把「情人」兩字替以「朋友」,那這歌就真正唱到心底了。因為,「我說『朋友』卻是老的好,曾經滄海桑田分不了」,這正是我向肥魚、涂胖揮手道別時的心情註解。

[1]涂胖的天馬行空事業史太精采了,必須要闢專文紀念。
[2]老情歌的老MTV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