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0, 2009

煙斗的春節尋歡記


全憑「心」glish溝通的丈姪情深

我之所以可以維持每年兩次的回台頻率,煙斗無庸置疑是幕後最大功臣,他不但總是一手搞定我們的來回班機,也常常在這年春節還沒過完時就開心地宣布已經安排好明春航程,積極勤快之程度讓人忍不住要懷疑現在到底是誰「咖愛歹玩」。

而在連續度過幾回新年之後,煙斗也越來越融入本地的春節氣氛。譬如這回一入機場,聽聞賀年樂響,他毫不猶豫就開始搖頭晃腦哼起了「恭喜恭喜恭喜你」*,直到我奸笑著告訴他現在播放的這首是「恭喜呀恭喜,發呀發大財」,這傢伙才尷尬地收起聲來。

新年團聚總是眾親友驗收煙斗中文能力的時刻。這回煙斗老早就對我誇下海口,直稱自己的中文能力已有明顯進步,非常期待和親友們交流切磋。可惜他的苦心練習最後終究不敵58%不套水的高粱,三杯黃湯下肚,跟他講日文都不見得通暢,所以最後他依然只讓大家對他三句不離「好吃、好吃」的標準台詞留下深刻印象*。

煙斗的中文程度雖然仍得扣上幾分問號,但他食「エコ弁」(節能便當)瘦身有成的事實倒是獲得了親友們的一致認證,其中又以W兄夫妻在目睹煙斗起身夾菜而腹前不再有大肚ㄉㄨㄞㄉㄨㄞ搖擺時露出的驚嘆神情最為經典。只不過,在過完這五天四夜南台灣吃飽喝爽溫暖悠哉的春節假期之後,我實在鼓不起勇氣去檢查他的復胖結果,畢竟連我自己的小腹都凸出來了啊。

儘管大部份的新年習俗和食材對煙斗來說已經不算陌生,但他今年春節還是多了兩項新體驗:

第一, 和小姪兒龐小弟感情迅速加溫。

雖然我一直想不透煙斗到底是哪一點讓龐小弟無法抗拒(是因為發音腔調很相近?還是詞彙數量不相上下?),但龐小弟滿口「嘟降、嘟降」(譯:姑丈、姑丈)叫不停,還動輒來我們房中和姑丈打招呼卻是不爭的事實。龐小弟的姑丈友好程度在昨晚終於抵達頂點,他不但罔顧姑丈已經飽到必須離席兩次清空腹內餘物的事實,頻頻將自己心愛的芝多士遞給姑丈享用,而且若發現姑丈吃食動作稍有停滯,就立刻會衝上來用不太標準的發音說「裡面還有耶、裡面還有耶」,搞得煙斗不敢停口,讓一旁看熱鬧的我差點笑翻。可惜這「丈姪情深」的戲碼到今天就得暫時落幕,要再續前緣,可得等十月這小傢伙來訪了。

第二,下注、擲骰、西巴辣。

過去在奶奶家,每逢除夕,眷村巷弄就會化身巨大賭莊,隨便敲開哪家木門進去都有一桌擺好的方城,不善麻將的也可以擲骰或玩撲克,徹夜熱鬧滾滾。只是這番光景隨奶奶去世、眷村拆遷逐漸歇聲,今年要不是一回家就看到特訓成功的龐小弟捧碗表演擲骰兼喊西巴辣,恐怕賭盤也無望再開。為了一圓老爸的賭博夢,羅渣、龐小弟、煙斗和我同席下注,遺憾的是我們夫婦手氣皆不妙,最後只有黯然退場的份。望著煙斗臉上的表情從困惑、認真到充滿憾恨,我想要在家裡看到他偷練擲骰兼喊西巴辣,大概也不是太遙遠的事了。

腆著肚子,拿著紅包,還拎了一雙新買的愛迪達,煙斗今天中午搭上了返日班機,也為他這五天四夜的春節尋「歡」*之旅畫下句點。


[1] 他去年買了CD偷練,[有圖有真相]。
[2] 不過,今天中午在桃園機場二航廈四樓,當「台灣小吃」店員端給他一碗要價200台幣卻沒有半塊牛肉的牛肉麵時,煙斗倒是自己端著餐點衝回櫃台用中文表達了不滿。當我好奇的問他對店員說了甚麼時,煙斗正色端眉,大聲地說「不好意思,沒有牛肉!」…唔,看來食物果然能激發人的潛能。
[3] 是家庭歡樂的歡X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