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3, 2009

四大清空


如果讓我為這幾天的生活實景下個關鍵字,那肯定沒有比「出清」更貼切的詞句。這幾天我忙著「出清」的對象主要有數:

第一,掙錢業務。

我覺得錢這種事情真的很奇怪,要嘛連續好幾個月一點動靜也無,要嘛就一口氣排山倒海而來。而不知道是幸或不幸,總之我這禮拜的運勢正巧走到了後者,所以我每天都得撥出時間為接踵而來的財神爺接風洗塵,付出的代價就是每天舉頭望螢幕、低頭望鍵盤,除了準備三餐和洗澡睡覺運動的時間之外,整個人幾乎和電腦黏成一團。

連續一周奮鬥下來,我雖然打字打到光看見Word都想吐,但一想到戶頭淨空之苦,就忍不住覺得人生還是應該未雨綢繆,該賺的時候不可隨便鬆手,所以咬緊牙關,還是挺了下來。只是在接連完成一份文件翻譯、兩份公關稿、一篇雜誌稿,還有明天要發給家教學生的14張寒假作業之後,我整個人幾乎陷入癱瘓。更糟的是現在腦袋裡思緒紛亂至極,大腸疾患、消費券、年菜、行銷案例、「媽媽請你原諒我」全部攪在一塊,讓我不能不感嘆這年頭錢真的不好賺。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賣命一周的結果大概正好夠我回去發兩個紅包順便應付兩周飯局,然後我又會兩手空空的回來東京,繼續過起有一份沒一份的零工生活。

第二,作業。

我的應修學分已經滿額,現在出席的任何科目都只純粹出於興趣(和回收學費成本),就算不交作業、不做報告,對我的成績單也沒有任何威脅。話雖如此,我還是決定這學期要假勤奮地把最後兩份作業清空,理由很簡單:踏出這堂課的教室之後,我可不知道要去哪裡找這麼好心的老師願意免費幫我檢查英文論文和英文履歷,所以在好不容易逃出中文與日文的地獄之後,我又墜入了英文苦海之中。

第三,冰箱儲糧。

每次到了返台前約莫一周左右,我就必須開始拿捏每日菜色,審慎控制購物情形,同時努力清空冰箱。儘管我每次回台也不過停留兩周左右,煙斗又通常會早我一周返台,吾厝並非完全處於無人狀態,但偏偏熊貓自己很少開炊動鏟,所以如果我不在離家前完成清空作業,返家時我就會誤以為我家現在放的是一台具有冷藏功能的廚餘桶。

而且別看兩周時間不長,它也足夠馬鈴薯蔓出短芽、紅蘿蔔鬆頹發黑、白蘿蔔風乾脫水、青椒皺眉、茄子癟的像拆除內臟。至於放了兩週的生肉會變成甚麼模樣,唔,如果你有勇氣儘管嘗試,恕我不奉陪了。

今天我家的晚餐之所以會是青菜滿到要炸出來的超健康石狩鍋,理由也和我這一心想清空餘糧的主婦心機有關。

第四,購物清單。

老實說,這次回台大概是我最輕鬆的一次。一來是我已經嚴正謝絕甚麼球友的媽媽、同事的爸爸等等我連臉都不見得看過的生人請託,從此不必再為甚麼納豆精、木瓜霜四處奔走;二來是因景氣不振、日幣狂飆,代購大業已近黃昏,行前採購清單因此越來越短,這回只要顧及家人定番物和好友交付物件即可交差,不必重演昔日滿頭大汗東西南北四處跑的苦境。正因如此,明天我只要課後跑一趟松坂屋和多慶屋,這第四項任務也就出清完畢了。

而如果真要說這回有甚麼遺珠之憾,那大概就是我哥前幾天丟來的波妞噴水玩偶。雖然我也很想發揮為人「姑」者的愛心替我姪兒圓夢,但壞就壞在「懸崖上的波妞」台灣上映太晚,這個噴水玩偶起碼是半年前的產物,Lawson裡早已無跡可尋。是說胖小弟年紀也不小了,洗澡還要玩玩具會不會太可恥了一些,不如訓練他開始作蕎麥麵吧!

四大「清空」,我的返台之行,正式進入倒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