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7, 2009

無間道


對照原版後赫然發現某巨乳人士角度擺錯

週五晚上原本應該是收看冬季新劇的時間,但當我要轉台欣賞美少年活體寫真時,平時都會乖巧讓位的煙斗今天不但毫無退場跡象,還罕見地轉頭占據了沙發主位。面對我滿臉困惑的表情,煙斗抬頭回了一個燦爛的笑臉,「你忘了今天十點BS2要播『無間道II』嗎?」

是的,儘管熊貓不識粵語,對香港的認識也不超過酒樓飯館茶餐廳,但他出乎意料對「無間道」系列懷有相當程度的熱情。明明電影上映時他已經全數觀畢,但當BS2宣布將連續兩周播出三集時,煙斗仍沒放過這個消息,於是繼上禮拜天重溫通尼亮和安迪烙諜對諜的心機戰後,這禮拜五輪到了希哥大戰余文樂。看著熊貓那洋溢觀劇渴望還透著一絲絲祈求的眼神,我也只得乖乖放棄收視權,坐下來一起回顧這部當年無比轟動(但看完後會讓人有種走在香港街頭隨時可能中彈之錯覺)的名片。

一邊觀劇,我一邊計算,從無間道上映至今大概四、五年,日子雖然還沒有長到足形容以「滄海桑田」,但若對照劇中卡司的當時與今日,仍難免教人興起人生無常的感慨。起碼我看著看著就忍不住疑惑:不知道當時努力對著鏡頭矯正下巴的希哥是不是已經開始沉淪慾海,Z姐和好傻好天真的女孩那時誰是他的床伴?而通尼亮終究和瑪莉姊攜了手,安迪烙的地下情人越來越不像秘密,如今連陳慧琳都結婚了…螢幕上的故事是戲,螢幕下的星光起落又何嘗不是?

這回重觀「無間道」也有幾處片段讓我難忘:

第一,我以為整部戲中最鐵錚錚的漢子非出手救琛哥的泰國人莫屬。機場談判那幕明明有隻肥大的蚊子在他右頰吸血,他老兄非但鎮定不改,還可以連眼睛都不動一下,硬是堅持要把「得罪了,琛哥」這台詞講完才罷休。讓我一邊盯著那隻越來越肥大的黑蚊,一邊對泰國流氓升起了無限敬意,殺人不眨眼算什麼,毒蚊就在臉上吸血還能演好戲才叫敬業!

第二,儘管史上最長壽的情報員龐德先生很早就教過我們「在江湖上混不可以相信任何人」的道理,但我以為「無間道」才是真正落實此一精神的代表,因為這部戲裡黑不是純黑、白不是純白,人人都可能是間諜,處處都在窩裡反,教人越看越生不安,真不清楚當個好人怎麼這麼困難。

除此之外,「無間道」對我來說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意義──它是害我染上合成照片邪癖並動輒以此抒發論文壓力的可卡因。一如所有的研究生總是會在書讀到一半就分心開發其它技能一樣,當時在研究室晨昏與共的吾等一干人對找樂子的熱誠也遠遠高於學術路上的相互扶持,「無間道」的問世正好提供了最佳梗材,於是每晚用Photoshop合成劇照和自拍無間道KUSO影片就成了那年冬天重要的生活消遣,也是我們在面對漫天蓋地席捲而來的論文壓力時一個小小的反叛。

幾年過去,無間道成了經典,裡邊的星光或明或滅,我們的合成照則好好地收進了檔案匣。看完影片後我一時興起,翻開舊檔找出當時的合成照片。正要發笑,卻突然驚覺,彼時入鏡的主角如今都在不同舞台上編展各自的人生物語,依然在幹一樣蠢事的,獨老娘一人而已*。

我心頭一凜,終於恍然:

「無間有三,時無間,空無間,受苦無間。犯五逆罪者永墮此界,盡受終極之無間。」

這說的哪裡是什麼黑白兩道、四海江湖,明明就是研究生涯才對呀!

[1]唯一的差別是我現在沒有Photoshop,只能使用小畫家。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