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5, 2009

搬家毋須明星臉


再兩個月!


自從去年底琴光喜和伸太君相繼造訪吾厝之後,煙斗和我就對第三間搬家公司會派出什麼樣的營業員充滿好奇。苦等多日,謎底終於在成人之日這天解開,答案是──大眾臉小哥,而且是大眾到我覺得似曾相識,卻能在他一踏出我家家門就立刻遺忘其形姿面容的那種「大眾」。但沒有明星臉可不代表這三號營業員沒有特色,事實上,他恐怕是這三位營業員中言談舉止最讓我們難忘的人(雖然我依舊想不起他的長相為何)。

大眾臉小哥之所以令人難忘,主要與下列三點有關:

第一,他來談業務時行動電話不但沒有調成マナーモード(靜音模式),音樂還選擇了超大聲的「波妞歌」,而且早不響、晚不響,偏偏挑在我們要開始巡迴繞場估價時鈴聲大作,聽得人忍不住想跟著擺動臂膀帶動唱;如果搬家時他們也拿這當BGM,我想我可能會為家具們捏把冷汗。

第二,他是唯一一個一見廁所就噗哧失笑的營業員。

我們現居處的空間設計很妙,廁所裡頭莫名其妙有個超大的置物空間,它不僅足以收納各式衛生生理用品,就算放進六個收納櫃再置入三排書籍都還綽綽有餘,所以在餐廳和走廊的書櫃相繼爆滿之後,它便順理成章地成了雷秋書庫。當然我也不是不知道一個書滿到要爆炸的廁所有多麼脫逸於日人的想像,但他們畢竟是個表面功夫做得扎實的民族,所以琴光喜和伸太君雖然都曾在廁所大門開啟瞬間出現石化反應,但數秒後即恢復鎮定,並且可以不動聲色地繼續估價之旅。唯獨這個大眾臉,他一開門見狀立刻「喔喔喔」笑了三聲,讓煙斗和我身後瞬間爬滿黑線,不知道該稱讚他這反應真是率直坦誠,還是賞他一個白眼。

第三,他開口問了一個我以前也曾提出的質疑,「貴府名牌上寫『煙斗/胖(パン)』,請問你們是開麵包店(パン屋)的嗎?」答案當然是×,因為此胖非彼胖,胖桑光是製作一日三餐都要哀哀叫,可沒有那個美國時間跟你洗手做麵包以胖製パン。

但若扣除前述言行舉動,大眾臉小哥敏銳的觀察力倒是不容小覷,我猜他大概是個經驗老到的營業員,非常熱衷並且善於自人客家中物件判斷此戶個性;當他對煙斗的書櫃和CD架展示了高度興趣時,跟在一旁的我可是邊聽邊暗自慶幸,還好這回我有事先收起我的青蛙軍團模型,不然今晚無涯網海中可能就會多出一篇「小小營業員的部落格之遇見史上最宅人妻」。

除此之外,儘管科技程度遠遠不如伸太君,但大眾臉小哥推敲客戶心思與迅速的反應也讓人佩服,當他準確推估熊貓搬家公司的價格後並且做出折扣,讓我親眼拜見了爭搶訂單削價競爭的實景時,這種感覺尤其深刻。

貨比三家之後,大眾臉小哥成功出線,面對其他兩家業者,我們只能含淚說抱歉。畢竟搬家毋須明星臉,不論琴光喜和伸太君多麼討喜,終究都比不上留在自己手中的福澤諭吉來得親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