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3, 2009

厝邊的黃金屋



距離我家不到十分鐘路程處有間區立圖書館的分館,它緊鄰車站出口與超市而立,算起來也落在我每天的作息範圍。話雖如此,遷至此處以來,煙斗和我卻從來沒有踏進過這間圖書館;更精確地說,我們甚至連進去的念頭都沒有閃過。

我之所以會數過館門而不入,理由有二:

第一,這夾設在舊公寓一、二樓的圖書館門面完全符合一座陰森的圖書館該有的形象;灰暗的色調配上似乎隨時會啪的一聲熄滅的燈光,再加上總是空蕩蕩的入口,我光是路過都沒有朝內窺看的勇氣,遑論親自到裡頭試膽。

第二,出於過去對公家圖書館的認識,研究相關書籍這裡肯定沒有,消遣用的小說通常得大排長龍,既然如此,那麼光顧學校圖書館和書店也已經足夠,我想不出有什麼非到這裡不成的理由。

抱著這種想法過了將近三年,轉眼離我們搬家只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上星期六傍晚我不知道中了什麼邪,決定要趁離開此處前入館探探究竟,於是二話不說,我拉著煙斗一起前往挑戰。

踏進館內時,我們兩個人都有幾分不安,一邊緊張地沿樓梯上行,一邊還不忘握緊拳頭以備「不時之需」。然而穿過感應器後,眼前開展的景況卻讓我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因為眼前開展而出的是淺色地毯、木製桌椅、柔和燈光和滿滿新書組構的閱覽空間,非但沒有絲毫陰冷之感,人氣還旺得很,儼然是一座小小的閱讀天堂,和一樓陰冷灰暗的門面截然兩異。這讓我忍不住要懷疑,方才所見該不會是狸貓下的詭計,煙斗則堅信這一定是區長想要減少公共資源耗損才故意把圖書館外型搞得跟幽靈公寓一樣。

但不管是狸貓作祟也好,區長的小計謀也罷,我們竟然和黃金屋當了三年鄰居卻渾然不覺,我還白白浪費了不少時間體力跑到書店去立讀霸王書,光是想到這點就讓我痛搥心肝。還好我們的第一步雖然踏的有點晚,但總比沒踏來得好些,所以巡迴館內一圈之後,我二話不說立即靠櫃,對著親切的館員阿姨出口就是「麻煩借書證一張,謝謝」。

這間名為分館的圖書館空間不大,新書數量卻多到連我校都要自慚形穢,因為不但最新出版的論集、小說在此處通通有影可尋,就連每周出刊的商務雜誌也一本不缺。而更令我驚訝的是,連CanCam、More、Seventeen這種我以為只有美髮沙龍才會囤積的流行誌也在此地座擁專用書架,其他諸如漫畫週刊瑪格莉特和Kiss亦屬固定刊物,館內甚至還配合大河劇展出了直江兼續特集,證明這裡不但五臟俱全,還時時走在潮流尖端。

出館時,我空空而來的雙手已被幾本重書所據,這些可是過去我得苦等文庫本或罔顧羞恥心立讀才能一親芳澤的精裝書刊,現在竟然可以不花一分錢就帶回閱覽,叫我怎麼能不心存感激?(我愛台東區!)

經過這次教訓之後,我發誓我再也不會以貌取「館」,畢竟如果要比恐怖,還有誰能打敗總圖的地下書窟?

[1]反正我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在去圖書館的路上(啊這句話好悲涼):圖書館國會圖書館I國會圖書館 II 圖書館漂浪記I圖書館漂浪記II:パンは剣よりも強し圖書館漂浪記:末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