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6, 2009

初詣


今天是新年第一個工作天,儘管外頭最高溫度猶不足十,但假期已了,容不得繼續窩在家裡冬眠,於是指針一到九點,我就拎著包包與便當出門「初詣」去了。

今天「初詣」的對象既非神社寺院也不是七福神,而是睽違一周的圖書館與掌我學路生死大權的老闆。

只不過,當我帶著滿滿一張的待借書單和「今年一定要好好念書」的高昂鬥志來到圖書室外時,門上高掛的「明日開張」字樣立時如冷水澆頭;大學院生也許沒有假期,圖書室小姐該休的假可不會就此少去。

新書借不得,該還的舊書我可不想再重新扛回家中,確認過外頭的書筒正常開闔之後,我一手一本拋進,兩冊厚書「咚咚」落地。聽著這極有份量的響聲,我默默在心底拍掌鞠躬,但願書庫大神保佑我今年借什麼有什麼,不必再面臨「此書下落不明」或「此書於2005年借出後未還」這種教人哭笑不得的搜尋結果。

揮別圖書室,我第二個「初詣」的目的地是位於一樓的老闆辦公室。這次之所以挑在新年第一個工作天來訪,純粹是為求老闆御賜簽名而來,那小小的簽名雖然不能保證我今年一帆風順、鴻運大開,但少了它我連獎學金的申請狀都無從遞交,說它是關乎今年財運的金錢母也不為過。

遺憾的是,在與書庫大神擦身而過之後,我求見老闆之途也碰上了阻礙,理由是老闆忙碌的行政生活已經開張,辦公室裡正有其他神祇來訪,小徒兒想要求見?呃,請向秘書登記預約排檔。

在抱著滿紙資料而去,又原封不動地帶著它們返回之後,我終於領悟到──要達成學術路上的完美初詣,遠比神社境內的完美初詣還要困難。 唉。

[1]「初詣」(はつもうで):指新年後第一次到神社寺院參拜。本文為亂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