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 2008

K-20 怪人二十面相・伝


上週四晚上,我到中野看了電影「K-20 怪人二十面相・伝」。之所以能夠搶先看到一個月後才要上映的電影,理由只有一個:是的,我們煙斗抽中了試映會*。

可惜煙斗此回不克赴會,所以我改邀同學一起前往,只是這回的會場外除了熄燈住宅與幽暗小路外啥也沒有,讓我一邊前進還要一邊擔憂,「試映會辦在這麼鳥不生蛋的地方,該不會整場只有十個人參加?」然而會場外直直拉開的人龍隊伍很快就推翻了我的憂慮。什麼十個人?現場觀眾沒千也有數百,整座大會堂擠得滿滿滿,證明金城武(和免錢電影)的魅力果然不容小覷。

怪人二十面相最早出現於江戶川亂步的偵探小說之中,電影「K-20 怪人二十面相・伝」則是根據北村想的小說改編而來,執導者為佐藤嗣麻子,卡司裡除了金城武、松隆子、仲村徹這黃金三角,也少不了一票硬底子的配角助陣。觀影兩個小時下來,我深深以為這部片雖然步調還算緊湊,故事也不枯燥乏味,但離好看到錯過會讓人終身遺憾的程度還有一段距離;硬要定位的話,我以為TSUTAYA準新片應該是最公道的觀影代價。

話雖如此,這片裡仍有幾處有趣的橋段值得一提,例如這部電影的開頭片段和時空設定,就是此劇在我眼中最大的魅力所在。

根據電影開宗明義地指陳,這故事發生於1949年的帝都,然彼帝都非此東京,它是一個存在於「從來沒有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的東京。這個完全背離史實的設定給了我非常多的想像,沒有戰火肆虐的東京該是怎麼一幅景況呢?科技發達、經濟繁榮、西化有成,男人留著夏目漱石的小鬍子,女人穿著鳥籠一樣的蓬裙…我的華麗想像還沒馳騁到盡頭,佐藤監督的答案已展示螢幕之上──黯然無光的灰陰城池裡,東京鐵塔與人造巴別塔高高矗立。

不曾經歷戰爭的東京確實科技發達,就連本該在1950年代問世的電視機與東京鐵塔都提前誕生。可諷刺的是,戰事無發並不代表野心家就此不在,軍備競武的企圖幾乎是毫無隱藏地塗染了整座城市風貌,而戰爭未來則意味著階級制度悍行不壞,於是窮人落腳城邊,都會的中心則為華族與軍工業進佔,由此而生的東京鐵塔既不溫暖也無光彩,它是一座灰色冰冷的鐵架,是野心勃勃的記號。

佐藤嗣麻子打造的這個景象讓我發了一個冷顫。這座被設定為沒有戰爭的城都,出乎意料和動畫裡那些過度發展重工業的城市地貌相近。更駭人的是,即使戰爭不曾發生,逼近天際的巴別塔裡卻仍埋了一具足堪毀滅世界的原子武器,而日本陸軍、情報局、華族、核武,這些切切實實勾纏著東亞近代史的軸線,在這未戰之都裡頭也不曾缺席。這種種的安排設定讓我實在好奇,為什麼在異想天開地設計了一個未戰之都後,裡頭卻仍藏著這樣多關於戰爭的標記?

遺憾的是這些片段終究不是故事主軸,於是當金城武終於徹底成為怪盜咻地一聲消失於夜空之後,那些關於戰爭與日本近代糾葛的疑惑倒被留置下來,和電影開頭的終戰廣播一樣,成了不斷迴盪觀者(=我)腦海裡的問號。

而金城武被搞成東方版的蜘蛛人則是這部片中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之處。

從被冤枉而有口難言,到得人相助可以發射彈力吊繩,以至於最後拒絕女主角求愛並拋下「你屬白天我屬夜晚」,金城武除了嘴巴說的是日語、不戴面罩,還有穿的是黑衣這三個特徵之外,其他部分和晃來晃去的蜘蛛男實在無顯著差異。當然這樣也並未損及故事的趣味性,只是既然製作團隊都已自許要拍出具有日本風格的動作片,那麼我還是期待他們未來可以再大膽些,起碼帶給我們一個沒這麼好萊塢的東方怪盜*吧。

「K-20 怪人二十面相・伝」、拝見いたしました。

[1]煙斗再三強調「日ごろの行いが良いから当たる。これは日々の行いが良い人へのご褒美だ!」
[2]說到東方怪盜我突然想起金城武有演過《東方三俠》,瞧他當時的造型多麼青春啊。
[2] K-20 怪人二十面相・伝 official site/製作團隊訪談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