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2008

(非關)奈米午餐約


是新領域!沒去過的淺野校區

星期四還有另外一項既定行程是要和夏天打工口譯時認識的老師吃飯。上周六突然收到老師來信,說他正在工學院作短期研修,要找我出來吃個便飯,選日不如撞日,乾脆就約了周四一起午餐。老師信中註明他的辦公室在工九館,雖然我根本搞不清楚工學院那塊龐大的領地分佈,但既然都在同個校區,總沒有找不到路的道理,所以我毫不遲疑就回信說定中午十二點在館外碰面。

上午搞定估價事務之後,我揮別煙斗,照例把大帽、圍巾、手套全部掛上,以標準的阿尼*姿態騎車直奔學校。到校時還有一些空檔,我進福武處理資料,順便還沒忘記印張全校建築位址以便按圖索驥之用。

根據地圖指示,工九館位於淺野校區,正好夾在本鄉和弥生兩地中間,只要循弥生門出再依淺野門進,不用十分鐘即可到位。但為求保險,我決定提前在11點45分出發。

當我騎著腳踏車沿下坡一路滑出弥生門後,眼前住宅短巷交錯的景色瞬間擾亂了方向座標,陸續兩個左彎又下了大半個坡後,一塊「上野公園 XX公尺」的招牌讓我慌張止步。雖然說我應該還沒離開學校的範圍,但環顧四周盡是陌生景色難免讓人不安,最後我只好一鼓作氣衝向兩點鐘方向一棟看來最像宅男根據地的大樓,並在心底暗自決意,如果找錯了就承認我是連在自家校園都會迷路的可恥人。幸好第六感沒有棄我而去,這豁出去的一賭順利押對寶,12點整我準時抵達工九館,只是十分鐘後,我又和老師一起走回了剛剛出發的本鄉校區吃飯。

S老師是理工背景出身,對什麼事都是一副充滿好奇的表情,再加上他個性開朗,笑嘻嘻的很好相處,也不會因為資歷顯赫就擺出大架子,跟他吃飯聊天是個非常愉快的經驗。

老師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一本隨身的小筆記,裡面寫滿了他在日本購物點菜時碰到的日文單字,他說遇到不會的字就抄起來回來問學生或查字典,下回他想試著挑戰記下山手線的所有車站。我欽佩之餘不免有點慚愧,因為我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這樣認真記誦過單字了。

老師接著提起他對工學部學生的觀察,他說他們桌子抽屜一拉開,裡頭全是麵包和泡麵,還專挑打折的時候一箱一箱搬回,看得出來生活非常儉省,幾乎是把研究室當成營地一樣駐紮。一邊聽老師的描述,我一邊想起了工二館廁所裡架設的緊急用蓮蓬頭,呃,我只希望他們不會把它當成日常沐浴道具使用。

除此之外,老師也沒忘記關心我的論文計畫進度,還不忘積極鼓勵我可以在研究中結合「奈米科技」。老實說,我最初聞言時有點錯愕,而且一時之間實在想不出迷文化能與奈米有什麼牽扯,但他後來的說明倒是給了一些發想的可能(呃,當然並不是奈米迷文化之類的),當然奈米科技未必能和迷文化相連,但這項新技術的媒體表象與傳播形式也許會是個有趣的主題。而當「新科技的出現必然造成社會關係轉變」這話從老師口中浮現時,我竟然有種「啊麥克魯漢要是在場大概也會發出一樣的慨歎」的感覺。

結束這場(非關)奈米午餐約,我在心底暗下決心,為了迎向光明燦爛的2009年,我要努力弄懂這神奇的奈米世界…算了,這難度好高,我看我還是先弄懂什麼量子分子電子粒子的發音以免翻譯口吃就好……


[1]見[],煙斗對我遲遲沒被警察攔檢深表不可思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