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6, 2008

お見積もり


今天的營業員神似琴光喜(圖片出處:大相撲名鑑)

今天是聖誕節,不過日本政府並沒有博愛到要替耶穌或聖誕老人慶生,所以這天的作用除了讓商店櫥窗擺飾和昨晚沒清空的料理蛋糕有最後問世機會之外,該上班幹活的還是偷不得閒。說是這麼說,煙斗今天倒是請了半天假在家,我也延緩了出門到校的時間,只不過理由不是為了恭迎聖誕老人,而是要等候搬家公司來幫我們估價。

上午九點整,門鈴叮咚一響,擔當的業務員準時報到。

一開門,迎面而來的壯碩身影讓煙斗和我暗暗一驚。我們對看一眼,嘴上雖然沒說半句話,心裡想的卻都是同一樁,這位完全不負「ㄎㄨㄞˇ」字形容的營業員,轉行之前大概曾是個「お相撲さん」(相撲力士),如果他估到一半決定以吾厝為臨時土俵,我們兩人合體只怕都難以匹敵。還好お相撲さん雖然身型壯碩,說話姿態卻謙和親切,即使是面對我們那跟舊書攤沒什麼差別的廁所,臉上的笑容也只微微石化三秒,不久即恢復鎮定神色。

今天的估價流程其實並不複雜,總之就是把整個家攤開來供他檢查,營業員會紀錄下所有大型家具和收納箱櫃數量,然後帶回公司估價再行回報。參觀與紀錄流程約莫維持十分鐘左右,お相撲さん接著開始說明主要的搬家形式與各項規則,譬如公司會提供包紮紙箱,並於搬遷後進行包裝物品的回收,我們必須自己動手的就是拆卸電源線和打包這兩個動作。

有趣的是,就和上回的家財保險相同,搬家公司也得事先確認高價物品的存在與否。這次設定的是單件三十萬的商品,但這問題想當然爾是問來傷心用的,我手上要是有價值超過三十萬的物件,老早就典當來交學費了,幹麼還這麼辛苦賣聲賣字掙錢補貼?お相撲さん大概也感受到我回答這個問題時眼底透出的哀怨,於是我才剛開始搖頭,他立刻就跳換其他話題,果然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而雖說細節報價要等營業員回公司精算才能確認,但煙斗仍沒忘記請他發揮營業員的專業給個大概,好讓我們先有點心理準備。お相撲さん環視周圍,看了看手中的數字單,「大概10萬日幣左右」。煙斗點點頭,起身送客,我雖然力保神色鎮定,但在大門闔上不久,還是忍不住就哀嚎出聲,「高い!」

我想搬家大概會是繼婚禮之後,另一個讓我深信一生只要一次就夠的活動*。

[1]但其實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在東京搬家了,上次可是徒手完成(詳見搬家三部曲[自虐式搬遷]、[自虐式搬遷2]和[搬家3])。現在想來除了覺得當時可能被おしん(阿信)附身,就是我大概很有轉行出任搬家工人的潛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