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0, 2008

忘年会の中心で、賞品をさけぶ


我們也去畫了,但那畫家是有必要這樣強調我的暴牙嗎?

12月19號除了是肥魚的生日之外,也是煙斗公司忘年會創社紀念派對登場的日子。

我被告知此事時大大地「えっ」了一聲,理由有三:第一,我沒想到時光這樣匆促,不知不覺已屆一年尾聲。第二,本月大事沒有但小事不斷,我們每天都是一上床就睡翻,遲遲抽不出空檔複習定番口號,而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就得硬著頭皮上陣,難免讓我擔心這回會不會因為念力不足削弱了一親大獎芳澤的可能性。第三,19號這天恰恰好是連續劇「流星の絆」的完結篇,身為一個每集都不曾耽誤,又堅持不肯接受爆雷的忠實觀眾,煙斗在第九集結束前已經把所有劇中人物都懷疑過了一回,好不容易捱到答案揭曉日,結果竟然和自家公司派對衝檔,這對煙斗來說無疑是比什麼都還殘酷的考驗。為了兼得魚與熊掌,我們從上周就開始研議忘年會脫逃路線,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在有吃有拿不失禮之餘,還可以順利回家趕上完結篇。

週五晚上六點一刻,我從秋葉原搭上了西行的總武線,一邊從容前進,一邊在心底得意暗想,「每年都在同一個飯店舉辦忘年會,今年我閉著眼睛也找得到路」。但一如各位親友所知,每當我開始忘形的時候就是天罰落下的時刻,這個邏輯即使在年末時節也不曾休檔。當我興高采烈地在水道橋下車並沿古書街前進時,周圍除了宅男、舊書和新出爐的AV宣傳紙片啥也沒有的景色讓我暗叫「ヤバイ」(糗大),匆匆撥了電話給煙斗確認場地位置,話筒那頭僵硬了五秒,接下來是一聲長長的嘆息,「是飯田橋,不是水道橋」。接下來的狂奔追趕雖然險些毀去我努力營造的一日限定清潔感好太太形象,不過萬幸的是,我終於還是趕在派對開始前準時踏入會場。

煙斗公司的派對向來有幾個特色:第一是出席家屬極多,除了餐宴、抽獎之外,現場總少不了小丑保母和似顏繪畫家娛樂老少眷屬。第二是派對的地點、形式、組成份子,以至於公司長官的發言都謹守萬年青的風格,所以我聽著聽著就忍不住要轉頭詢問煙斗,「欸,剛才這笑話是不是去年也講過?」面對我的疑惑,煙斗總是毫不留情地指正,「不是去年,是每年!」

第一年出席時我的身份還是婚約者,去年則因剛剛晉升為新婚妻子,有必要和所有的長官同事一一致意,所以煙斗每遇到一個人就得忙著引介「妻です」,我則必須一再重複「主人が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的台詞。但新妻畢竟也有用舊的一天,再加上煙斗公司的人事調動並不頻繁,場內處處都是熟臉,我因此得以從偽新人好媳婦這招式裡頭正式畢業,乾完杯後就開始專心吃食並且等候抽獎時刻。

如果各位親友的記憶和顏肛門一樣清晰,應該不會忘記去年此刻我們中了NDSL並且暗爽好幾天的情景。雖然這台NDSL現在唯一的功能是「家計簿」,但每當想及去年的好運(再比照過去一個鳥也中不了的淒涼)時,煙斗和我仍然在心底充滿感激。「你覺得今年我們會抽中什麼?」更是從我確知派對登場日期後就不斷迴盪在床際的話題。

抽獎開始不久,我因為衣服濺上飲料溜到廁所清洗,踏出會場時腦裡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在我落跑的瞬間就中了吧?」匆匆趕回之後,果不其然,煙斗已經站在台上微笑接受表揚,主持人還不忘穿插兩句「お似合いです!」(這禮物和你很配!)。

「何?何?何が当たったの?」我不安地發問。

煙斗露出標準的熊貓式憨笑,然後把一個水桶大小的禮盒塞到我手中,「デッカイプリンです。」*(巨大布丁)


捧著這沉甸甸的禮物,我腦中轟的一響,瞬間浮現了熊貓抱著巨大布丁啃食的景象,不甘心歸不甘心,但我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個お似合い的畫面。

如果看到這裡,你心中已經開始OS起:「看吧!看吧!叫你平時不要造那麼多口業,現在果然有報應!」的話,那可就是大錯特錯。是的,我們是中了巨大布丁沒錯,但別忘記吾厝之所以年年夫妻同行,目的就是在擴增中獎機率(雖然比起一家四五口都來的還是略遜一籌),一個號碼換得了布丁,可不代表另一個跟著出局!

皇天不負苦心人,就在我們開始躁動不安地準備占據離場位置時,手裡的另一個號碼從台前傳出。

「当たった!当たった!」

煙斗興奮地把我推上前領獎,我還來不及反應,手裡已經多出了一個綠色包裝的長方型禮盒,螢幕上大大標示著「三等賞」,主持人則笑曰「夫妻檔一同中獎真是歷來罕見」,連社長也忍不住跑過來讚嘆一番。

那麼,我們這回究竟中了什麼呢?

噹噹啷~




第二台NDSL*…

唔,我想這應該是神的旨意,要我們夫婦連線一起寫家計簿吧……

[1]正確名稱是「GIGA PUDDING」,網站還蠻可愛的,見[]。我要收回這句話,因為仔細看過動畫之後,大布丁挖自己頭殼來吃的橋段讓我想起了人魔裡那個腦被煎了還自己吞下去的場面。我們打算搬家後開喬遷派對時再拿來娛樂親友。
[2]正確名稱是NDS-i,NDSL從11月1號起推出內建照相機的新版,見[]
[3]去年的忘年會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