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8, 2008

鶯谷站外的黃鶯


和本文無關的2008年版淺草酉之祭SANRIO熊手



「鶯谷駅」(うぐいすだに)座落於山手線環圈的東北側,位置正好介於上野與日暮里兩站之間。雖說它的左右芳鄰皆是重要的交通轉運點,但此站並未一同得道,根據JR東日本公布的統計資料顯示,2007年這裡每日平均乘車人數是23923人,在山手線29個車站中只有敬陪末座的份*。

「鶯谷」這個名字予人十足的想像,據說這是因為江戶時期曾有文人至此放鶯,彼時隨處可聞鶯啼得名。遺憾的是如今的「鶯谷駅」外既找不到百鳥飛舞也沒有密林綠谷,它甚至連新穎壯麗的門面也闕如,一座小小的建築立於山坡頂端,這就是鶯谷。

不只站內的設施簡樸,站外的景況也只堪形容以寂寥。迥異於一般山手線站外商家林立、人潮匯聚的景象,鶯谷站外遊人罕見。此處最頻繁的招牌是「◎◎ HOTEL」,而不管◎◎兩字如何替換,它總是有辦法透過猥瑣的霓虹字樣、雙關名號或各種其他線索,讓你在目擊瞬間便了然,「那是打砲用的ラブホテル(Love Hotel)」。

雖然偶爾我們會取徑於此,但鶯谷並不落居於我的通學路線,我之所以會注意起這座簡陋小站,起源於煙斗隨意拋出的幾句話──「你仔細看,接近中午時,鶯谷站外就會有計程車大排長龍,接載的都是20、30歲的小姐」。

最初我半信半疑,畢竟鶯谷站外平常都沒幾個鳥人徘徊,怎麼可能在冷門時段突然湧現妙齡女郎?仔細觀察後卻發現煙斗所言不假,每天上午十一點開始,冷清的鶯谷站外便有計程車來來去去,上車的多為單人客,而且真的都以年輕女孩居多。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計程車離站後總朝同個方向駛去。

「她們要去哪?」我好奇探問。

煙斗伸手指指右端,我恍然大悟。

也對,還能去哪?目的地當然只有一個,自古人們稱那裡是男人的樂園、女人的苦界,昔有花魁招搖,今有泡姬嬌喘,那是江戶以來的風俗場,「吉原」。鶯谷是通往吉原最快的捷徑之一。

鶯谷、鶯谷,百年前文人至此放鶯,黃鶯重得自由,處處聞啼鳥。百年後,黃鶯蹤影已杳,另一批鶯鶯燕燕卻悄悄聚集;她們不唱歌、不舞翼,披著長髮、抹著濃妝,面無表情地搭車駛向欲望的深籠。

而籠內深處,啊,或許也是處處聞啼「鳥」。

[1]資料出處:JR東日本「各駅の乗車人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