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2, 2008

好個聖誕禮


哎,這些如果是錢該有多好


不知不覺就到了年內最後一堂英文口語課。

雖然說這堂課的上課時間明明就離聖誕節還有兩三週之遙,但有鑑於年內同學們沒有機會再相見,再加上班上幾個熱血男孩又從十一月底就開始強調他們有多麼期盼「要和『女朋友』一起渡過的」聖誕節,所以今年最後一堂課的主題非常應景:訪問同學並且旁敲側擊找出他們最大的心願,然後化為(手寫的)禮物(券)奉上。

但大概是連著幾天趕稿趕得我精疲力盡,面對這照理來說應該很亢奮的口語課,我出乎意料地high不起來,從頭到尾都死賴在桌前不想移動,甚至連起身去堵堵肯定很有笑點的魔術男都懶。直到偶爾感受到洋人老師投射來的質疑視線,我才慌忙開口,佯裝認真地採訪起一旁的肛門與腎了結交差。

儘管我這天的移動範圍不到一百公尺,但我最後還是累積了送四張得四張的禮物券業績。只是我不解的是,老師明明都已經預先設定了「你現在是個凱子,而且你正巧非常慷慨」做為前提,我遇到的小日本們怎麼出手都如此不闊綽,一個送我十年份的免費巧克力,我勉強還能笑納(即使我很想建議他要送就給終生免費並且加註GODIVA),但另一個送我的竟然是「一塊MAGIC HOUR的DVD」,讓我收禮之後真不知道該稱讚她是腳踏實地,還是誇獎她富而不奢堪為時下年輕人表率。

只是在剛剛才收下肛門送上的一棟六本木4LDK豪華公寓,以及黃腎許諾的連號包中樂透彩之後,面對「一塊DVD」這純樸而踏實的答案,我的笑臉實在很難不帶上幾分僵硬的感覺。不過為免傷害少女心,我還是非常配合地喊出了黑板上寫下的「Oh, it's just what I've always wanted.」,雖然真正閃過我心底的潛台詞是「Thank you for thinking of me. 」。在這一瞬間我也更為確定,「貧乏なるもの、そなたの名は東大生。」(窮人吶,汝名是為東大生)這話果然是真理。

當然我也不會忘記一隻手指指著別人時還有四隻朝著自己,但我很有信心我送出的禮物絕對令人滿意。譬如我送給巧克力少年的是終身免費的亞洲旅行機票和高級餐廳吃到飽,DVD女孩則得到一棟高級洋菓子店,她從此不但可以坐收店租,還有享用不完的起司蛋糕。親友肛門雖然一點都不貪心,一隻黃金獵犬就能滿足她的要求,但不幸我不會拼黃金獵犬*,寫上DOG三個大字也算了她一樁心願。

送給黃腎的贈禮更是我得意之作,黃腎甚至還沒開口,我就適時遞上了「一個帥氣男友」,試問還有什麼比這更貼心的禮品?而當黃腎向肛門索取一個24小時全天候命的主廚為禮時,我也不忘建議肛門可在主廚前加註「24小時提供『Room』 service」和「男」字樣,「Room」更不能忘記以雙引號標示,相信已經充分表達身為親友團的應援心情,聖誕老人恐怕都沒有我這麼善解人意。

而這週我雖然與魔術男錯身而過,但幸好課堂結尾總少不了公開發表時間,所以即使無緣相逢,魔術男的本週金句仍然不會逃過我們的耳朵。值得誇獎一番的是,魔術男本週送出的贈禮不只別出心裁還相當符合現狀,令在場者聞言無不動容,我想要是麻生首相也在現場,他恐怕會感動得衝過去親吻魔術男的腳趾,因為魔術男送出的聖誕大禮是──

「円安(EN-YA-SU)!」(日幣貶值)*


[1]根據WikiPedia開示,是Golden Retriever,日文是ゴールデン・レトリーバー。肛門你必須牢記它。
[2]雖然是英文課,但這份禮物就是要用日文發音才夠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