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9, 2008

年末三寶


年末有三寶:彩券、手帳、賀年狀。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各大傳播媒體與實體通路幾乎無處不為這三寶的宣傳所據,它們無所不在的身影除了提醒吾等新年將近,也暗示著鬆開荷包大灑鈔票的時節已至。

上週四趁著內覽會之便,煙斗和我繞道Tokyu Hands閒晃。北千住的Tokyu Hands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該勾人墮入地獄的物件一樣也不少,非但五彩手帳硬生生攤擺了兩大棚櫃,賀年狀專區更是繽紛斑斕到不可思議的境界。而面對這樣奸險巨大的資本主義誘惑,我當然只有投降的份,於是走沒兩步,我手上已經多出兩包賀年狀,原本宣稱要捱到新年度的手帳也在五分鐘後找著新年替身。相較於我的軟弱,煙斗倒是不改其志,不但堅持手帳一定要用到四月才汰舊換新,賀年狀更非鳩居堂出品不購,意志堅定的程度讓我幾乎要懷疑,他老兄才是真金火煉的摩羯座。

既然要談三寶,那就先來說說手帳。

自從我在煙斗感召之下成為高橋手帳的忠實用戶之後,今年已經正式邁入第三個年頭。我之所以對高橋手帳如此專一持久,和下列三個原因有關:第一,老娘過去熱愛的たれパンダ不知為何已在此國絕跡,深感商人無情的我從此不敢輕易對任何キャラ付出感情;第二,我也實在沒有勇氣帶著一本畫滿KERORO的手帳上學,並在老闆宣布Seminar行事曆的時候,當著他的面翻開KERORO頂阿福羅頭的那頁。第三,高橋手帳年年都會推出固定基本款,喜舊厭新者不必擔心有朝一日會遇上愛用款式消聲匿跡的悲劇*,也不必每年都得重新適應一次新手帳的操作方式。基於以上三點理由,我在進入20代後半部時正式從那些令人想尖叫「可愛い」的手帳中畢業,轉而投奔了乍看之下還算端莊的高橋手帳*行列。

手帳換了,手帳使用習慣也跟著進化。過去我通常只在手帳入手的前三個月興奮地寫東寫西,巴不得把祖宗八代遠親近鄰的生日事記逐一錄下,但蜜月期一過,手帳的功能就與日曆無異,而且日曆還能撕下減重,手帳的厚紙分量卻得跟著你度過整整一年。然而這兩年我對手帳的倚賴程度卻出現加重傾向,一來是年紀大了記憶力真的不復從前,二來與我身兼複職、瑣事極多有關;如果少了手帳傍身提醒,輕則遲到延誤,重則失職失信失金。小小的手帳凝縮意義龐大如此,這也難怪書店們推出各式手帳的同時,也不忘要在一旁擺上一本「成功人士的手帳」以供吾等借鏡。

俗稱「年賀状」的賀年明信片也是我每年的必備品。只是今年手頭拮据,零散的打工雖然接得很多,但是薪水非常零碎,而且幾乎都是左手進右手出,光是應付訪談資金尚且不足,實在沒有餘力再來負擔其他消費。有鑑於此,今年我買下的十張年賀状全是為了親戚師長所準備,至於我親愛的舊友同窗們,就讓我透過部落格遙祝各位新年快樂吧,反正部落格怎麼寫都是免錢的啊我的精神總是與大家同在的啊。

而在連續兩年都與可以抽獎的「年玉切手」失之交臂之後,今年煙斗和我立志雪恥;煙斗十二月初就殺入郵局指名購買「年玉切手」,我則選擇直接買下付有抽獎番號的年賀状,一來省去貼郵票的麻煩,二來也讓收卡者賭賭運氣,看看這張薄得讓人幾乎忘了它存在的年賀状,是不是有機會「不只是張年賀状」*。

除了上述二寶,更重要的當然是打頭陣的「彩券」。2008年最後一場三億元之夢,豈能輕易放過?各位親朋好友,請大家從今天起開始發揮念力,每天早晚高喊以下口號為煙斗和我(以及我們背負的千萬債務)集氣吧!


三億円、メリ・あたります!

[1]但自他們採用小島よしお當代言人之後,這個印象已經破滅。
[2]雖然去年我還是遇上了,見[] 。
[3]日本郵政出品的年賀狀上付組號,收卡者可憑此兌獎。年賀狀二三事見[] 。
[4]覺得口號不夠過癮想要唱歌集氣者[請便]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