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8, 2008

首爾印象 II




第一次造訪韓國時,我去的是海邊小城釜山。

當時同樣為會議困於室內,日日來去地點除了會議場、飯店頂樓的游泳池之外,就只剩下不遠處的甜甜圈連鎖店,直到離開釜山前日才偷得閒空到市區遊蕩。但不去還好,一去大驚無比,理由是我發現釜山市區除了高層公寓比較多些,四周景況幾乎跟吾鄉嘉義沒有差別。而一整個下午我都沒在街上看過一張可以讓我由衷發出「啊韓國男生好帥/韓國女生好可愛」云云讚嘆的臉孔,也算創下了歷來旅程的紀錄。正因如此,上回結束旅程返台時,我唯一的心得只有兩個:第一,韓劇果然都是騙人的;第二,還好人類發明了整形手術。

受到過去經驗影響,這回出發前我把所有的期待都寄託於食物之上;景不壯麗人不帥靓無妨,只要端上桌來的韓食俗而大碗又美味,泡菜隨我吃到爽,其他的一切都好說好說。

不過首爾畢竟是首都,在加上前幾年韓國正值好景,都會的地景規模當然遠遠超越五年前的釜山,即使我仍然無法昧著良心稱讚首爾精雕細琢風華絕代,但至少在地期間都不曾湧出「欸怎麼搞的我跑回家啦」的錯愕之感*。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功課做不足逛街挑錯路,抑或經濟不景氣真的重創了首爾風貌,逛了幾個地方下來,我深深覺得首爾少了東京那股立於尖端的氣勢、規律和緊張感,熱鬧繁華的程度也較台北不及。

整體而言,首爾不美。也許這是因為季節影響導致天色灰暗;也許是那些烙著財團名字的建築中規中矩得太厲害,綿延排開便把整座都會搞得像座巨大的國宅。也許是世道不佳人顏黯淡,也許是幾年前經濟驟然起飛但他們來不及準備,之後生活姿態也遲遲沒能趕上使然…一座城市面貌的形成背後有太多太多推論的可能,自然不是我這種連觀光手冊都忘了買的膚淺觀光客可以輕易測度。只是當那龐大的、素淡的、又過份一致的綿延國宅不斷出現眼前時,我想起了國際移民課上老師對韓國的感嘆──高度中央集權、嚴重排斥異己。這些我以為只會出現歷史課本上的名詞,不知怎地透過眼前的景況復甦而來。

說地景太沉重,那麼就看看人吧。

首都不虧是首都,男男女女對打扮的要求程度果然明顯異於五年前的釜山;儘管路上行人的樣貌姿容仍和韓劇裡的明眸大眼濃眉高鼻有明顯落差,但只要耐心走晃,一、兩個小時內總還是有機會遇上一張堪稱清麗的臉龐。而且上帝真的是公平的,韓妹們的五官或許不夠立體,可多數都生著清純白淨的雪肌,難怪這裡雖然買得到日產化妝品SK2,卻見不著半分雪肌精的蹤影。至於高麗漢們,呃,我只能說,韓妹們看到傑尼斯美少年都像野獸撲肉絕對情有可原。

這趟首爾行後最大的心得,是我覺得短期內可以不必再來,但這並不表示這裡不是一個有趣的城市。我想起碼我會懷念這裡的泡菜放題、床暖房(ゆかだんぼう、暖氣地板)和文盲體驗,而東大門市場中那些幻美如夢的紗織韓服*,也將是這座城市嵌在我記憶裡的磚瓦。

而這,就是我的首爾印象。

[1]倒是曾在北京念書的同伴頻頻直呼,「首爾跟北京好像」。
[2]限韓服,但不包括穿著美色韓服的歐巴桑。我覺得韓服的配色和和色或台灣慣用的色彩不太相同,其中有很多顏色令人印象深刻,年輕女生穿來應該很動人,遺憾的是我在路上看到著韓服的都是阿桑們。另外我也喜歡大韓航空空服員制服那種清淡如空的藍色(接近和色裡的新橋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