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8, 2008

お稲荷ブーム


我的愛物--飯糰槌


「お稲荷ブーム」(稻荷壽司熱潮)是最近風靡吾厝的新流行,我不但自己愛得很,還動輒就要傳道週邊親友,巴不得拉全世界一起加入「お稲荷ブーム」的行列。

お稲荷さん的學名是「稲荷寿司」,也就是以油豆腐包裹醋飯而成的陽春版壽司,有些人會在飯裡摻入羊樨菜或灑上其他配料增味添色,但不管如何進化變革,以褐黃腐皮收捲白淨米飯的傳統版本仍是永不褪色的主流。「稲荷寿司」一名的由來和日本的民間信仰相關;據說油豆腐是稻荷神使狐狸的大好之物,一狐得道、週邊小物一同昇天,這好「狐」運披對一張豆腐皮的壽司因此得與大神同名。

稲荷寿司現在雖然深得我心,在這以前卻起碼有長達25年的時間,我對此物都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我過去不喜此食的理由有二:第一,我對油豆腐沒啥好感;第二,我是標準的肉食主義者,餐餐無肉不歡,就連見著壽司上的魚肉太小片都要犯滴咕,更何況是對這無肉也無料的稲荷君?除了嘖一聲「包塊破布就出來見客是怎樣」外,拿不出太親熱的反應。但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在經歷了三年多東洋飲食洗「舌」教育之後,如今我對稲荷寿司不但全無抗拒,還常常假賢慧之名行中飽肚囊之實,每隔十天半個月就要開鍋拌醋飯、燙腐皮,親手生產家庭手工稲荷寿司。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稲荷寿司的製作過程裡有三件神器不可或缺:白飯、壽司醋(或醋粉)與油豆腐皮。

生米煮成熟飯這說詞流傳時間沒千也百,如果有人還不知道該怎麼產出白飯,那勸你還是及早滾出廚房,並請容我毫不掩飾地哈哈哈嘲笑三聲,畢竟這年頭要找到廚藝比我爛的人實在不容易。至於壽司醋/醋粉和油豆腐皮,走一趟日本超市定可覓其身影。其中,壽司醋/醋粉不只適用稲荷寿司,也是製作海鮮丼與手卷時的良伴,常備一包在手肯定不會出錯(但不保證不會過期)。至於油豆腐皮,只要對味道並不挑剔,超市買回的成品就足夠應付。

製作稲荷寿司時得先燒一鍋水,沸騰後扔入油豆腐皮包裝加溫,趁此空檔可以拌開醋飯。待醋飯微涼,先以指掌沾水防飯粒沾黏,再取適量米飯滾成橢圓狀,然後撐開腐皮置入、折角,沒幾分鐘就能養出一整排圓圓胖胖的稲荷寿司。

說是說得簡單,執行起來可一點也不容易。第一回上陣時,我在拿捏力道上就完全潰敗;要嘛捏得太鬆,還沒入袋已經垮散,要碼捏得過分扎實,次日入口時飯比金堅。第二回我學乖了,比照煙斗媽的做法,改以木質湯碗拋滾飯糰至成橢圓。這麼一來固然克服了米飯過硬過軟的問題,但一個一個滾動耗時費力,滾完飯後我也近乎半殘。

為了解決這個困擾,我們最近改從生協迎回了一支「飯糰槌」鎮守吾厝。這支亮黃色的飯糰槌呈中空蛋型,填入米飯後扣緊,以單手上下甩動幾回就能輕鬆做出橢圓型的飯糰。我對此物成效原本半信半疑,一啟用後卻立刻上癮,因為它不但省力方便不汙手,做出來的成品口感軟硬適中,而且有助於統一飯糰尺寸,從此不再上演大糰小糰落瓷盤的慘劇。除此之外,這支飯糰槌似乎也可做為敲肩槌背按摩器具的替代,還有我雖然沒有親身體驗,但在夫婦吵架時,此物想必是極富魄力的防身或攻擊道具,對維持家內和平應該頗有助益。

自有此物傍身之後,「お稲荷ブーム」在我家的熱度又多上升了幾分。只不過,我們嗑お稲荷さん的頻率之高,讓我自己都忍不住起疑,該不會煙斗和我的肚腸內早已經悄悄搬入了一隻貪吃的狐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