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2, 2008

總長宣言


照例又是得早起出門的星期二。自從上週立冬之後,東京天氣驟然降溫,現在起床面臨的已不再是澄藍天空,灰暗天色與不足十度的低溫才是此刻最貼切的寫照。這也意味著想在清晨六點爬下床需要越來越強大的意志力,如果不是衝著今天口語課的主題是(想也知道有很多笑點的)「東大總長*競選宣言」,老娘可沒那個衝勁下床梳洗。

延續上週的選舉狂潮,這週洋人老師開出的題目是「東大總長競選宣言」,每個人都必須準備數條政見,經小組成員篩選之後派出代表公開發表,然後接受全班同學的矇眼投票。

上周領旨之後,第一個浮現我腦海的靈光當然非「廢除留學生學費」莫屬,但這政見厚此薄彼,丟到一個4/5都是日人的班級,可能只會招來「為什麼我們要拿稅金供養不良外國人」的質疑。再加上我手中持有的非留學簽證,這政策即使推行我也無法雨露均霑,想想還是畫了X號。廢留學生學費不可行,那全體學生不分你我學費一律減免總可以吧?然而這個跑馬燈才走了一半,我就驚覺這政見將讓我和日本共產黨的主張不謀而合。而且理想雖好,但可不能不考慮錢從哪來的現實問題,所以BUBU兩響,還是X字作結。最後我只好隨便提了一個教職員要是無法在告假時及時通知學生,必須賠償我們千里迢迢來上學卻被放鳥所造成的金錢、時間與精神損失以搪塞過關。

和我這完全基於自私角度出發的政策不同,組內其他同學的政見五花八門十分有趣,最後我們選出的小組代表是個堅持要為文科學生喉舌的熱血男孩,他的政見只有一條:文科生不用設備沒有器材,研究室空間分母又以數十人起跳,所有書籍還得自費購買,沒有理由叫我們繳交與理工生同額的學費。這條政見立刻贏得吾等一致贊同,為了表示支持,我們索性改名「文系黨」並練習喧嘩口號以示支持。除了本組的熱血文科男孩,其他幾組祭出的候選人也各有特色:譬如肛門組的代表就倡導發展體育活動和校友捐款,黃腎組的代表則以食堂改革與校園公車為題召喚;這些搞笑意味濃厚的政策背後,其實都尖銳地指出百年老校蓄積的弊病。

而除上述候選人之外,不能不提的當然是我每週最大的娛樂來源──魔術男。

魔術男本週依然不負眾望,不但獲選成為小組代表,演講時更不時以激昂表情和乍看之下彷彿抽筋的手部動作,逗得全班合不攏嘴。魔術男提出的政見誇張程度不亞於他的行為表現,從免學費、搭建駒場-本鄉快速電鐵、生協免費、食堂免費,到此後每日十點開課以讓大家得享美好清晨這種鬼話都出來了,最後還不忘灑出「給我票或給我死」的狗血口號,讓我笑得嘴痠肚痛之餘,忍不住想送他一塊「解放東大」的布條。遺憾的是,雖然魔術男刻意幫自己取了一個結合美國歷代知名領袖的洋名「亞伯拉罕派崔克金恩」,但他提出的政見完全缺乏實踐可能,笑果是搏到了,矇眼選民的票卻是長眼睛的,最後他連任失敗,而由本組文系黨的熱血男孩奪下(口語課)東大總長的寶座。

而回首各組政見,幾乎每組都和「錢」脫離不了干係,難怪最後底下會有人長聲一嘆,「東大生、やっぱり貧乏だなぁ」(東大生果然都很窮欸),也算為此校眾生相下了個一針見血的註解。

一陣歡呼之後,全班解散。踏出口語課的教室,外頭仍是理工制霸的校園,中央食堂依然空氣惡劣,駒場和本鄉還是得靠徒步轉車銜接,校友捐款遙遙無期,學費的金額與繳交期限也沒有改變。更重要的是,下週開課時間依然是上午八點半。

夢與現實之間,距離真是好近,又好遙遠呵。

[1]総長:即大學校長。東大總長選舉將於11月27日登場,候選人名單在[],有三人系出文科。
[2]那天我們看到的奇怪建築物,原來不是實驗室,是[保育園]!!是德政啊德政!!但為何送小孩入園還要指導教授推薦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