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8, 2008

コロキウム



週四週五是敝所博士班一年一度「コロキウム」登場的日子。

雖然這已經是我第二回參與這個活動,但每次要發音コロキウム這五個大字的時候,我仍然覺得十分拗口。而且我始終想不透的是,為什麼明明用「中間発表」或「成果発表」就能表情達意,學務處卻非得給它安上一個洋名不可?但我當然不敢貿然提出質疑,不然要是給人反嗆一句「那你明明叫胖XX就可以幹嘛假冒進化的皮卡丘?」就尷尬了。

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這回上陣時我已經沒有上次那麼緊張,非但失眠發抖長痘痘的症狀皆不曾出現,也不再為了出席時是否得以西裝應戰,以及該不該穿紅內褲討喜而焦慮地連續騷擾煙斗三天。

我想我這回的鎮定除了和經驗值的累積有關之外,更重要的是此次發表內容我已經連續報告兩回,於是就算沒有滾瓜爛熟到閉著眼睛都能倒背的程度,起碼也清楚自己生下的孽種究竟是方是圓,也知道哪些問題可以起身應戰,哪些批評只能陪笑說「謝謝,您指教得真對」。

根據上回經驗,發表時除了前後接場的同學之外,通常不會有其他訪客到場參觀。理由是博班學生人人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誰都沒有心情鑑賞同窗如何血濺江湖;碩士班的學生則不會自找苦吃,放著大好的補眠時光不睡,千里迢迢來聆聽一群未來有8%可能性自殺了斷的玄士空談。

雖說上回有位跟我有修課之緣的碩班大叔曾經義氣相挺,但我注意到他在發表途中即進入「杜菇」狀態,而事後突遭我老闆強迫發言的經驗恐怕也在他心底留下不小的陰影,所以這學期我再也沒在校園中目睹過他的形跡。

有鑑於此,未免浪費地球資源,這回我很節制地只準備了講評員三人的講義,而且全部都採黑白兩面印刷,每面包含兩張投影片,絲毫不肯浪費任何一點空間。除此之外,我也不再愚蠢到以西裝和尖頭高跟鞋自虐,如常穿著毛衣短褲,右肩扛著手提電腦,左手拎著便當水壺,就這麼叮叮咚咚地踏上了發表場之路。

入場前,我因為偷插牆壁上的古老插座充電,險些遇上拔不下電源的糗事,而長年戴著的防小人尾戒又不慎滑落地面,兩事接連來襲讓我一度以為這是發表凶兆,幸好開講後整個過程還算順遂,投影機運作無礙,答題時雖仍有濫用日文與邏輯混亂的毛病,但倒從三位老師那裡領得了不少建議與助言。

此外,大概也是因為慢慢習慣了活動型態,我驚訝地發現三十分鐘原來比我想像得還要短暫。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我完全無恥地漠視警告鈴聲,硬生生地發表了二十分鐘整,只留下十分鐘供師長們發問批評使然。

風也好、雨也罷,博士生涯中第二次的コロキウム,就在指針歸向十一點時正式落幕,剛才因為緊張壓下的腹鳴,則在我踏出小房間後立刻震天作響。我一手抓電腦,一手拎起水壺便當直奔福武,管它小論文、大論文,一切都得等我吃飽了再上!

[1]去年的[コロキウム],兩篇的開頭幾乎一樣!吾道一以貫之XD
[2]最適合今天心情的主題曲:「矢島美容室」。肛門說金髮妹是DJ OZMA的消息讓我大驚,我一直以為是桜塚やっくん!ORZ…
[3]11/8 是我相識15年的媽吉涂胖生日 :

涂胖,祝你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