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3, 2008

邂逅筑波山


救命番薯冰!沒有這支番薯冰我一定撐不上山的啊!


難得遇上隔日補假的星期天,煙斗和我決定趁著好天氣走訪筑波山。

筑波山位於茨城県つくば市,因為山景優美、花草繁多,自古以來就有不遜富士的美名。筑波山左接男體山、右臨女體山,中以登山電車與纜車相互連接,不堪山路者也能輕鬆登頂,是以每逢秋日楓紅,這裡就成了遊客攜老扶幼爭相造訪的熱門景地。這也意味著,平時寂靜的山林一到這個季節,人潮洶湧的程度就不遜星期天的銀座與澀谷,託此之福(禍?),我有了一個終生難忘的筑波山初體驗。

星期天我們從南千住搭上TSUKUBA EXPRESS出發,上車時空位奇多,我還開心地想著今天登頂路程應該一路順風,至少在我們搭上登山巴士時,這個預想都沒有落空。我們不但順利坐上了假日加開的銜接巴士,乘車人數還不多不少恰恰好都能落座,於是一邊聽著車上廣播,一邊欣賞窗外景緻,我整個人完全進入悠哉的遊人心理模式。

直到車行半途,車掌拿起麥克風充滿歉意地宣告,「受到假日車多影響,平日僅需四十分鐘的車程,今天可能得花上兩個小時」,晴天霹靂才從眼前劈下。一開始我們以為兩個小時只是車長過度謹慎的推估,實際走起來應該不至於那麼誇張,畢竟從車站到山腳都一路通暢,沒有理由在這最後的1/3路段突然寸步難行起來。然而一入山間,眼前的景況就證明他不是鬧著玩的,當狹窄的山路遇上謹慎的日本駕駛,兩者加成的結果便是沿路漫開的車陣長龍,這時連問時速多少都教人心痛。

既然求快無望,我乾脆就著窗緣打盹,沒想到一覺醒來,剛才在眼前的甜品店也只不過移動到左肩後方,換句話說我靠雙腿前進只怕都比巴士還快。為免一路塞到天黑都上不了山,煙斗和我毅然決然祭出11號公車,雙腳萬能地開始走路上山。

上山通路雖窄,但因上行車輛全都不得動彈,所以只要沿著路緣慢走便能安全前進。唯一的困擾是一路都是上坡,極耗體力,而我們從九點吃完早餐後就沒有再吞飲任何食物,飢腸轆轆還得苦行的結果,是我邊走邊有「更,我快要昏倒了」的衝動。還好在我真的倒地之前,巨大的紅色鳥居和各式土產名店翩然現身,我們在中午一點半順利抵達登山入口(是的這只不過是登山口),煙斗忙不迭地直奔廁所解放,我則迅速衝往最近的霜淇淋攤買下番薯冰淇淋補充血糖。累歸累,但回頭一看那彷彿被石化的長龍車陣,還有那行蹤未明的登山巴士,煙斗和我還是偷偷慶幸還好我們選擇了自力救濟。

稍稍喘息,繼續沿著鳥居往筑波山神社前進。我以為筑波山神社最值一看的是神社一隅登場的販賣「ガマの油」(蛤蟆油)*口技表演。蛤蟆油原指漢方藥中的蟾酥,據稱對治療外傷有奇效,江戶時代曾有出身筑波的商人在江戶兜售蛤蟆油,藥物的來源是否真為蟾酥並不可考,但商人巧妙運用障眼法與說書技巧吸引民眾注意的兜售手段大大走紅,後來「ガマの油」不但成為落語借用的橋段,也是筑波山神社內特色獨具的表演活動。

看完義工老伯賣力地示範「ガマの油」,我們轉往登山電車車站,然而眼前整整繞了平台兩圈的隊伍讓煙斗和我十分傻眼,照這情形看來,就算日落才能登頂只怕也不奇怪。還好登山電車雖然體積不大,每趟載客數卻直逼百人,所以我們原先擔心的日落登頂悲劇沒有發生,下午三點半我們已經準時坐在山頂上享用(原本應該是午餐的)午茶便當。

從筑波山頂四望視野極佳,儘管週邊的林景還沒有進入深紅狀態,但正在擴散的棕黃色塊已經透出深秋氣息。再過一週左右,紅葉應該就是此地可以期待的美景(所以這禮拜大家是為什麼想不開要來當早鳥彼此荼害呢?)。另外據說從筑波山頂可以望見富士形跡,遺憾的是我們到時天色已晚,沒能目睹清晰的山形輪廓,倒是對曖昧的雲影留下深刻印象。其他如山頂上動個不停的迴轉餐廳,大得媲美高爾夫球的烤麻糬,還有攜家帶眷的遊客身影也是此地特色。

茶足飯飽之後,我們原本的計畫是步行到女體山纜車站觀光後再離開,然而我強烈懷疑有誰會在親眼目睹等候下山電車的人龍隊伍綿延一公里後還有興致悠哉遊覽。再加上日落以後氣溫驟降,身上披著秋日薄衫的煙斗和我頻頻搓掌發抖,我們面面相覷,有志一同地說了聲「嗯,不如下次再來」後,立刻手牽手加入排隊隊伍,並在再度經歷四十五分鐘的等待後順利搭上電車離開。

只是下山後任務可還沒完,為了趕搭五點出發的巴士,我們立刻又進入了運動狀態。顧不得天光已暗,沿途又是高低不平的石階,煙斗和我各自抓緊背包便當,卯足了勁就在下坡路段狂奔起來;三天連假沒上健身房累積的熱量,在這一整天空腹爬山和狂奔下山的過程裡,大概也早已揮發殆盡。

「所以我們今天是專程上筑波山來吃便當和跑步的嗎?」我困惑地請教煙斗。

「いいんじゃない。」熊貓回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唔,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和筑波山這場獨特的邂逅。

[1]蛤蟆油口技影片見[] ;筑波山便當與健走之旅相片見[]
[2]筑波山:交通方式見[];紅葉情報可參考山頂觀測站即時攝影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