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8, 2008

早一步的萬聖節


每年一過十月,整個東京就像落入了一片巨大的南瓜田,無處不是黑橘綵帶與南瓜笑臉,甜點專櫃上更少不了包裝精美的糖果應景。只是不論南瓜笑得多麼燦爛,巧克力又如何甜美,萬聖節和我的關係始終都像那以一窗為隔的擺飾,它在那頭兀自繽紛,我在這邊至多呼個兩聲「かわいい」,但轉頭之後就是陌路,節日總在不知不覺中畫下句點。

這維持了二十多年來都沒改變過的習慣,今年終於首次破例,理由是我無恥潛入大學生的英文口語課旁聽,順道也就撿著了一個過節的理由。

上週下課前,洋人老師照例發出中氣十足的笑聲,呼籲同學本週務必早到,以便參與教室布置增添萬聖節氣氛。也不知道是師命難違,還是大學生真的都比較熱情洋溢,總之今天一早我才剛剛踏入教室,就給現場奇形怪狀的裝飾逗笑了。我很佩服他們可以想到以棉花拉絲製造蛛網效果,還有人不知道從那裏弄來兩張蜘蛛貼紙,丟上假蛛網後幾可亂真。更讚的是現場竟然還有畫滿蜘蛛圖案的衛生紙,再搭配老師拎來的南瓜頭,這間原本古老與蚊蚋氾濫程度就不遜幽靈之家的教室,立刻化身為萬聖節的最佳代言。

而既然都說了今天的主題是萬聖節,課程中當然也少不了恐怖故事坐鎮,老實說這是我最頭疼的一個部分;我頭疼的理由倒不是因為恐怖故事難找,而是我壓根不喜歡這種陰森情節,叫我為了報告一個人深夜埋首苦讀恐怖故事,我寧願棄權翹課。

說是這麼說,該完成的任務還是得硬著頭皮上場,雖然我本來有意以傳院電梯會停六樓這事為題,但光是回想都足以讓我全身發毛,所以我最後還是接受黃腎推薦,草草上網抓了個靈異故事交差。我的靈異故事不怎麼樣,同組組員們的報告倒是一個比一個精彩,其中,又以未來志願是成為高中英文老師的K桑的作品最令我印象深刻。

K桑的故事是這麼說的:

從前有一個熱衷研究的數學教授,每天晚上都在研究室苦讀直至深夜,有一天他突然聽到房間裡傳出「Help me! Help me!」的慘叫,但定睛四望,房間裡除他之外根本沒有他人。老教授以為自己多心,搖搖頭又繼續埋首書中,可是沒過多久,呼救聲再次響起,而且越叫越淒厲,害怕的老教授終於忍不住大聲說,「是誰?是誰叫救命?」

「It’s me. I’m SIX.」(洗襪啦,挖阿六啊啦)一陣帶著怯意的聲音從桌上傳出。

六師弟SIX?老教授不解,「你怕什麼?」

「I… I… I’m afraid of SEVEN.」

「七有什麼好怕的?」老教授難掩滿腹疑惑。

SIX沉默了好一陣子之後,終於鼓起勇氣說,

「I’m afraid of SEVEN because SEVEN EIGHT(=ate) NINE! 」

是的,這是我聽過最冷、最不恐怖,卻讓我忍不住大笑的恐怖故事。

[1]這篇無聊的日記獻給那在我一回家就狂丟訊息叫我不要偷懶不更新部落格的涂胖:看我多麼信守承諾,祝你(3天後)萬聖節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