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7, 2008

モンブラン


麻生要けいき(景氣),雷秋要ケーキ(蛋糕)

日本的秋天非常討人喜歡。一則因為天高氣爽、溫度恰到好處,沒有春夏冬時那種過與不及的尷尬。二因秋日正值蔬果豐收,當季作物又色彩鮮妍,金黃橙橘豔紫蜜棕一字排開就是一種風景。因此諸如「芸術の秋」、「読書の秋」、「味覚の秋」、「食欲の秋」…種種所有冠不到其他時節上頭的封號,秋天通通有份,說它是最充滿想像的季節也不為過。

說是這麼說,我原本就枯萎的藝術細胞並沒有因為秋天降臨獲得啟蒙,讀不下的書還是翻不了頁,寫不出的文稿也依然掛空,這陣子甚至連出門走動都意興闌珊。如果真要說我體內有什麼被秋天喚醒,那大概只有對蒙布朗(モンブラン)的渴望。

蒙布朗是俗稱的栗子蛋糕,它是以碾碎的栗泥製成奶油,絲線一樣地在纏出山狀,上端輕灑霜白糖粉,端頂則置糖蜜漬栗一枚,遠遠望去彷彿阿爾卑斯山脈的白朗峰,據說就是因此得名。蒙布朗的外形是不是真的那麼近似於白朗峰我不清楚,但我很確定這蛋糕熱量之高足封甜點之王,因為它從裡到外、由上而下無一不甜,每一口送入舌間都美得像夢,化作贅肉時則是體重計的惡夢。

我第一次嚐到這種蛋糕是多年前來東京旅遊,當時一嚐就驚為天人,後來只要踏入蛋糕店,蒙布朗肯定是我第一個搜尋的身影。我喜歡蒙布朗的原因有二,一愛栗子奶油的香氣和它獨特的食感,二是因為每家糕餅店的蒙布朗不管外型色澤相似與否,堆疊的奶油餡裡總是藏著不同秘密;有的店家會在裡頭放鮮奶油,有的是微脆的蛋白甜餅,有的則藏了骰狀蛋糕…情節如何,只有當你挖起一匙送入口中,答案才會在舌尖揭曉。

蒙布朗原非季節限定,一年四季都是它活躍的舞台,再加上日本的甜點師傅熱衷於挑戰各式食材,如今除了栗餡、南瓜餡、巧克力餡、抹茶餡、番薯餡外,甜美的粉色櫻花也能成其美衫。只是縱然蒙布朗打破了季節的束縛,卻不能改變秋栗方為旬物的事實;即使其他季節亦不乏甘栗,但秋天就是教人特別想念蒙布朗,而且還是那種色呈淺棕、最正統的栗子蒙布朗。

我一直覺得蒙布朗最好的吃法是和另一半共享,如此一來甜蜜有份,肥胖減半,也不容易生膩。可惜大概是老天刻意刁難,如今我雖然身在栗子盛產地兼蒙布朗大國,枕邊人又是一隻無食不歡的中廣熊貓,但煙斗唯一討厭的一種西洋甜點,卻恰恰好就是蒙布朗。正因如此,在那些你一口、我一口的甜點時光裡,蒙布朗從來都不是我們的桌上賓,儘管我偶爾還是會偷偷想它。

秋意漸深,天氣微涼,我近來一直呈現恍惚狀態,每天老把「やる気がない」掛在嘴邊,卻連自己都說不出病徵何來。直到上週路過甜點專櫃,被玻璃櫃裡那排連綿小山抓緊視線,這才終於恍然:

現在只有甜死人不償命的當季蒙布朗才能把我喚醒啊*!


[1]所以我禮拜六家教完要殺去Printemps Ginza買蒙布朗!
[2]饞嘴人的仇敵:蒙布朗人氣排行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