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5, 2008

奇妙的英文課


聞起來比吃起來香的的麥當勞肉桂捲

為了避免辛苦存下的學費平白嘉惠教職員的荷包,修滿學分後,每個學期我還是會挑一、兩堂課出席旁聽。這學期我相中的第一門課是英文口語練習,修課動機有二:一是在外頭上英語學費動輒萬元起跳,學校既然有免費資源可以利用當然不能客氣;二是syllabus上沒有任何讓人皺眉的要求,只要老師不謝絕旁聽,我也樂得混在大學生裡裝年輕。

經過了第一週的簡短說明之後,這週課程正式起跑,全班被劃分成十多個小組,以每組兩人的方式進行英語問答,然後在下課前輪番報告。既然都說了是第一堂課,報告內容當然是熟到都快爛掉的自我介紹,只不過這回介紹的對象不是自己,而是莫名被送作堆的同組夥伴。為了增加問答的趣味性,老師還不忘呼籲,介紹時務必要找出同組成員的特殊點詳加說明。

跟我同組的成員是個乍看非常內向的大男孩,如果現在是用日文對話,我猜我們大概講不到五句就會謝謝掰掰或落入無止盡的沉默,我則會在轉過身的瞬間念咒封印阿宅。但英語之於日本人似乎有種奇特的魔力,當他們開始和我們一樣說起「外國語」時,不只人人都變得和藹可親,就連話題都多姿多彩,彷彿那一直以來束縛著他們的規章禮法,就在切換語言聲頻的同時悄悄解開。

於是我不但在短短十幾分鐘的對話裡得知了A君的旅遊經驗,也跟他討論過名古屋的早餐,後來連他取得內定這事都知道了,他還誠懇的推薦我御殿下的游泳池便宜人少比去健身房來得划算。而當我們討論到特殊點時,他微笑的說,不知道會跳社交舞這件事算不算?我忙不迭地點頭,無數驚嘆號跑馬燈似地閃過腦海,雖然我有點難以想像靦腆的A君穿起閃亮舞衣扭動肢體會是什麼模樣,但單是這話已經證明海水不可斗量,宅宅不可貌相。

我原以為A君的純情社交舞已經令人跌破眼鏡,想不到更驚人的表演還在後頭。報告輪到中段,兩個大男生站起來互相介紹,發言者剛剛說完「我的夥伴專長是魔術」,一旁的B君就冷不防從嘴巴裡「拉」出了一整列的撲克牌。台下驚呼不斷,撲克牌卻轉眼消失,然後一回身又在他手上輪狀攤開,花招百出讓我看傻了眼,要不是洋人老師還在,我大概會打開錢包拋給他幾個銅板。

既然有了社交舞、又有了魔術秀,接下來大概沒什麼再值得大驚小怪。我這念頭還沒閃完,發表順序輪到後方的同學,發言人簡略交代夥伴姓名與專攻之後,立刻擺出誇張的語氣曰,「我的夥伴最特別的一點,是他身邊跟了一個鬼魂」。我愣了一下以為聽錯,再三確定他說的的確是「Ghost」,而這位據說被鬼跟的大男生還高舉白晶佛珠為證後,我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如果在台灣,我想我應該會號召同學把他押往神壇,並且逼他吞一些香爐灰什麼的,但日人思維顯然不同,因為四週同學除了「ㄟ~」之外毫無驚怪,好像他現在說的是刺個青或穿個耳洞,而不是遭到阿飄糾纏。

社交舞、魔術秀、靈體男…這堂課臥虎藏龍的程度遠遠超乎想像,所以儘管它開在冬學期上午八點半,但我還是立志要努力早起,並且堅持到期末把它上完。

只是老實說,我現在已經有點搞不清楚,我到底是來這裡上英文口語?還是東瀛搜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