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5, 2008

香港行:頂樓套房


十月初煙斗到香港開會,機票酒店都有人安排妥當,但獨樂樂不如邀請配偶一起爽,再加上信用卡累積的點數正好夠換免費機票一張,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我這隻米蟲就順理成章地飄洋過海來當跟屁蟲,什麼開學收心則完全拋諸腦後。

不過這回畢竟是來辦正事,行動不像過去那麼自由。雖然煙斗開會時我照樣一個人在外頭鬼混,但孤軍戰力有限,吃個飯麵還勉強可以,想叫整桌點心飲茶卻成了莫大難題。所以這兩天下來,煙斗和我總是一個在飯店裡對著大菜發愁,一個在小攤上對著菜單嘆氣,兩個人心底想的都是同一件事: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們夫婦同心其力斷金,攜手橫掃各大食肆酒樓?儘管這小小的飲茶心願直到返日當早才付諸實踐,不過拜這回的會議之賜,我們多了不少新體驗,抵港當晚的歡迎派對就是一例。

事先聽聞有歡迎派對時,我以為那就是一般的餐廳包場,直到被侍者領上頂樓才驚覺,這晚宴包的原來不是餐廳,而是洲際酒店的頂樓套房。「頂樓套房」這四個字可以給人許多想像,譬如好萊塢電影中那些你走一圈都嫌累,客廳廚房酒吧加起來比三間普通人家公寓還寬敞的巨大空間,還有那美好到彷彿正把整座城市踩在腳下的視野…而不論怎麼想,頂樓套房總脫不了階級、權柄,或欲望,因為它開出的價碼總是堅實地立足於這三者共構的金額之上。也是因為如此,要踏入這套房之前我實在有些緊張,深怕一不小心灑了幾滴酒液或踢壞一張小椅,我下半輩子就得在這裡一邊洗碗、一邊學講廣東話。

就在我忙著妄想的同時,套房已在眼前,二、三十名賓客魚貫入場,迎接我們的套房雖然不到我想像那麼誇張,但單是客廳也的確比我家客餐廚三室加起來還大。客廳旁側就是臥房,再過去則是更衣間,末尾是衛浴室;比較奇特的是它的圓形大浴缸就夾在臥房與更衣間中間,周圍設有透明的玻璃牆,左側是可望陽台的落地窗,防水意味明顯大於遮掩。雖然我始終想不透浴室和臥房間的牆壁為何要作透明設計,不過還好這天下午我已經先在下榻旅館裡受過驚嚇,再見時雖然還是滿腹不可思議,表面上起碼仍能佯裝鎮定。

儘管套房的寬敞空間和設計已經夠讓土包子如我嘖嘖稱奇,但跨出陽台後的景色又是一絕:那是一個可容納數十人舉辦晚宴的空中小花園,上頭還安設著(太超過了的)露天按摩池,而最棒的則莫過於眼前開闊的視野──燈火輝煌的香港島,就在正前方燦美光亮。

百萬夜景近在咫尺,於是即便是涼冷單調的派對食物,入口都顯得特別好味。然而若只為了夜景就撿此處派對,好像也太大費周章一些,主辦單位之所以看中此地,夜景是其一,其二則是相中當日九點登場的煙火秀,而還有什麼地方會比緊貼維港、位居頂樓的露天花園陽台更適合觀賞煙火?託此之福,煙火秀登場的二十分鐘裡,每朵花火都如臨至眼前擴綻,轟隆隆的聲響震撼力十足,此起彼落的驚呼與讚賞則證明主辦單位的苦心絲毫沒有白費。

只是在見識過頂樓套房(不用說當然比我家還大)的空間與內裝後,我已經完全不想探詢這房間的定價如何,或者更正確地說,我不想去換算它將等於我幾個學期的學費。而在聽聞此房雖然要價不菲,預約卻已經排滿整個月後,我突然有點明白無產階級為什麼會想起身革命了……

[1]煙火秀影片見[開頭超長版]或[結尾連環爆];照片見[200810白吃白喝香港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