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0, 2008

食卓革命1:午餐便當



最近我家的「食事」出現了兩項重大變革:一是煙斗和我開始雙雙帶起午餐便當,二是晚餐改採小盤分裝,今天先來說說第一項。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會把自製午餐稱之為「愛妻便當」,但在為了菜色焦頭爛額幾回之後,我深以為這個名詞遠遠不如「虐妻便當」來得貼切。只是血淋淋的現實畢竟不討喜,所以我決定折衷一下順道配合時事潮流,改將之定名為「節能便當」。

我們自備便當的理由有二:一是房貸壓力越來越近,從來沒負過這麼大筆債務的煙斗和我雙雙剉在心底,因此有志一同決定從小處落實節約理念。二是基於健康考量,外食雖然方便卻難以兼顧營養,再加上我們一個有過食傾向、一個又為偷懶常常只靠飯糰或食堂咖哩打發,為了攜手走更長遠的路,我們痛下決心開始自備便當。

自備便當說得容易,執行起來方知其中難處,我以為它的難點有二:第一是不但得安排每日菜色,還得避免午晚餐的盤中飧重複率過高,如何妥善分配食材與調理形式因此成為最大的考驗。第二是因為每日清晨正好是一個家庭最兵荒馬亂的時刻,為了能夠準時端出熱騰騰的早餐,同時完成便當填充任務並且準時出門,每天早上我都得動用極大的意志力克服賴床欲望。

這些任務對料理高手來說也許不是難事,但對不擅廚務的我來說,堪稱智力、耐力與體力的嚴酷考驗。也難怪至今仍有鐵齒友人打死不肯相信我的飯盒菜色全部出於手製,老實說,要是換成五年前的我,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有天會進化到這個程度。這件事再次證明,為妻則強、為母則剛,雖然我有點害怕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一路進化成女金剛。

其實我原本就肩負了一日兩餐的烹調任務,多加一餐乍看之下也沒啥變化,但事實上是每多增一餐數菜,就意味著洗洗切切調味烹煮的手續與時間必須跟著倍數成長。然而一天就是只有24小時,我必須完成的新聞稿、論文稿、逐字稿或作業,並不會因為我今天多做了便當就可以延後寬限,因此伴隨便當生活而來的絕不只是料理廚藝的考驗,也包括了必須加緊的行動,以及愈發壓縮的時間。

黃腎問我不會累嗎?老實說真的挺累,而假如時間比較彈性的學生如我都會感覺疲憊,那麼那些日日穿梭在職場、家務、育兒與三重角色間的職業婦女,真不知道是怎麼咬著牙關撐過來的?每次一思及此,我心裡對她們的敬佩就多添了幾分,同時也忍不住想起過去下班後還要打起精神作菜,卻一句怨言也沒向我們說過的老媽,「阿母,妳(當年)真的很偉大。」*

幸好在經過十多天的拼搏之後,我現在已經慢慢掌握訣竅,開始懂得利用準備晚餐的空檔預先做好次日料理,如此既可掌握菜色降低重複風險,也能防範隔日清晨因為手忙出錯。

除此之外,煙斗的分工也是節能便當得以持續進行的關鍵。雖然他曾數度展示出他對協助便當填裝的熱情,可惜他在狹小的廚房空間裡只會成為我移動時的障礙;而在數度遭我嫌棄之後,煙斗黯然退出便當製作的行列,改以接手飯後的刷洗任務為替,讓我在搞定餐食後可以安心坐下來喘口氣。

這個開跑兩週的節能便當成果究竟如何?根據體重計的顯示,煙斗悄悄地減去了一公斤,平時會ㄉㄨㄞㄉㄨㄞ抖動的大肚腩開始出現消氣跡象,三餐吃得比過去營養均衡的我體重持平,家計簿上的支出則因外食驟減略呈下滑。

隨著這些原先預料或沒有預料的效果逐一浮現,如今不單是煙斗,就連我都開始捨不得放棄「節能便當」。

[1]但我想我媽要是看到我現在一手包辦煙斗和我的三餐應該會感動到哭吧?
[2]都說了是節能便當,「足球型的飯團」、「有笑臉的蛋包」或「愛心狀的煎蛋」這類奢華裝飾自然不會現身我家。當我追問煙斗「你小時候都會帶電視上那種華麗的便當上學嗎?」時,他老兄非常乾脆地回答,「不會,帶那種奇怪的飯團還不如給我很多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