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9, 2008

合宿小記


黃腎拉腿,膀胱在後。肛門在床墊上打滾...


兩天一夜的箱根合宿終於在幾個小時前結束。這回是我第三次參加活動,儘管被囚禁在會議室裡進行密集特訓的行程仍如過往,但相較於前兩回的焦慮與不安,這回心境明顯輕鬆許多。我想這一方面是因為我慢慢磨成了一隻厚皮老鳥,另一方面也和有黃腎與顏肛門同行作伴有關;一個巴掌拍不響,三張嘴的實力卻連擴音機也無法擋,08合宿之所以能留下還算圓滿的回憶,私以為赤門餘生小隊堅定扶持的友誼居功厥偉。

每回合宿都要寫心得,這次當然也不能例外,此次合宿最令我難忘的片段如下:

第一,原來每個冰冷的研究生面具下都藏著一顆童心。

合宿晚間的飲酒會向來是令人頭痛的場合,理由是即使三杯黃湯下肚,認真的博碩士們依然不會放棄暢談論文的機會。過去我在這種場合只能不斷推擠微笑,再不然就是一邊重複「そうですね」一邊練習放空。但這回我們三人團結力量大,別人高聲論學理,我們躲在牆邊玩接龍。比賽項目從J家偶像*、日文名詞到日文地名都輪過一回,不時還串入角色扮演和笑點,最後不但自己high翻了天,一旁觀戰的日韓同學也難忍「口」癢參戰,歡樂的氣氛讓我兩年來第一次有了「噯呀這才像是飲み会嘛」的感嘆。

但真正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頭。今天午後搭公車下山,車程過半時前方傳來陣陣男笑聲,我豎起耳朵一聽覺得有點耳熟,仔細分辨內容之後不得了,原來那些平時道貌岸然誨人不倦的偉大先輩,竟然也在學我們玩接龍!這個發現不但讓我立刻忘記曲折山路帶來的午餐反芻危機,也讓我恍然大悟,原來每個冰冷的研究生面具底下果真都藏著一顆童心。只是先輩真不虧是先輩,就連玩遊戲都不忘展示豐富的學養,所以人家不像我們只會接偶像明星,先輩們接龍接的梗子可全都是社會學理論、模型與學者呢!

連玩遊戲都不忘記向社會學致敬,我只能說,先輩們的腦袋,果然不是庸才如吾等可以測度。

第二,墮落的女子寮。

大學以後我一直居住外地,但過的多是獨居生活,只有在合宿、旅行時,才偶有機會經歷與同學共房夜宿的體驗。假如情侶出遊,旅館房間的BGM是陣陣嬌喘與嘶吼,那麼同性友伴共享房間,徹夜不斷的就必定是笑聲與話語連連。儘管在一夜呼呼大睡之後,我已經完全不記得昨夜我們的亢奮究竟是為了何事而起,但我想即使過了很多很多年,我還是不會忘記,曾經有一年,我們三個人在箱根旅館裡穿著內褲貼牆壁抬腳聊天。

第三,雨男魔咒破不了。

我到目前為止的合宿記憶總是泛著濃濃溼氣。官方說法是因為九月底正逢秋霖來襲,加以箱根位於山間,本來就易飄雨,但鄉野謠言卻將罪魁禍首指向老闆,還有人曾舉證歷歷,說老闆涉足的重大活動非雨即地震,不客氣地暗示他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雨男與地震男。實情究竟如何我不敢隨意論斷,只是這回上箱根時其實天氣不壞,雖然不到藍天白雲大好晴空,但好歹也是個秋高氣爽的佳日。然而今天一早起床,外頭驟然變天,淒風苦雨讓人打從心底發寒,天氣預報甚至還標示出薔蜜颱風即將來訪的訊息,看得我們個個目瞪口呆;我原本已經要刪去的老闆與雨男間的等號,便又這麼保留了下來。

解散前老闆突然輕嘆,「自從開始合宿以來,連續五年都是雨天,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人害的。」在場聞言者無不尷尬地呵呵陪笑兩聲,我則得花上很大的力氣自我克制,以免一不小心就把食指伸了出去。

而除上述三段回憶,發表沒有成為箭靶安然過關,也是此回合宿之所以可以稱為圓滿的理由。

回到東京,陰涼的天氣說明秋意已濃,新學期即將開始,加油!

[1]還有,黃腎,你叫不出名字的那個おくりびと是本木雅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