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08

秋颱


前幾天台北的怪天氣:遠處晴空蔚藍,近處大雨癲狂


返回東京前夕,秋颱來襲,這讓已久久不知颱風假為何物的我,有幸(或不幸)再次體驗到苦等停班停課消息公布的忐忑心情。若是換在過去,撿到的颱風假總是令人開心,但眼前這個秋颱不但貨真價實還來得不是時候,一舉搗壞了不少計畫,讓我只能無奈地對著風雨搖頭。

這颱風惱人的理由有三:

第一,它吹跑了我原定出席的研討會,也吹走我返台唯一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這兩週不斷有親友質疑,我這趟返台之旅擺明就是回來吃喝玩樂墮落無邊,面對這些指責時我總是可以堅定地搖搖頭,並且舉出週六我要至某研討會發表論文累積業績,試圖為我的返鄉之旅添上幾許學術色彩。哪裡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打起精神完成最後演練,當天晚上就接到活動順延一週的通知,更糟的是活動延期我的機票卻無法比照辦理,因此只能淚別研討會。雖然好心人小蓋*已經答應跨刀協助宣讀,但連著兩回與研討會錯身的結果,讓我不免要在心底偷偷懷疑:這該不會是我注定與台灣學圈無緣的徵兆?也因如此,我這趟返台行程終於徹頭徹尾成了沒個正經的吃喝玩樂之旅。

更悲傷的是我還接著想起,五年前我曾經擔任助理協助同一研討會的舉辦事宜,當時我們忙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捱到活動即將登場,台北城卻突然陷入SARS危機。研討會不可輕冒風險,最後只得取消實體活動,改採網站公布形式取代。兩次變數都有份,叫我也不免懷疑:也許問題不在秋颱,而是我真的比較帶賽。

第二,它吹熄了SOGO百貨的營業興致,也吹走我彌補錯誤的可能。

話說日前我受託於煙斗,幫他購下他相中的台灣版球鞋一雙,沒想到我們夫妻雞同鴨講弄錯尺寸,我原本要趁今天出門更換,心底打的是「SOGO怎麼樣都不可能放假!」的如意算盤。可是一早起床看見大雨滂沱,心已經先冷了一半,這颱風下手毫不留情,什麼「傾盆大雨」?根本就是天際洩洪。硬著頭皮撥出電話,得到的當然是「強烈颱風辛樂克來襲,SOGO忠孝店、敦化店、復興店今日停止營業」的訊息。這怪不得別人,畢竟假如換作是我,我也不想到外邊體驗大水當頭澆的濕身慘狀。而面對無望即時帶回日本的球鞋,我只能重重一嘆,要怪,也只能怪我這個白癡耳背啦*。

第三,它吹亂了國際航線班次,我連明天回不回得了東京都沒把握。

中正機場的最新航班資訊打出了整列的取消字樣,ANA榜上有名,除了今晚的末班還在猶疑之外,其餘班次皆已起飛無望。儘管煙斗和我隔著海洋兩端,分別在東京與台北盯緊颱風和班機動向,但明天究竟飛不飛得成,我們誰都沒有把握。我忍不住苦笑,本來就想待過中秋才走,卻苦於無位可購,假如明天飛不成,倒也算是如我媽的願留下來過了中秋。只不過,屆時人是團圓了,外頭倒沒啥月亮可賞就是了。

颱風吹跑計畫,卻也吹開了回憶上積封的塵埃。煙斗突然想起幾年前他來台探我時也曾遇颱,當時他被困在成田一整天,好不容易捱到晚上飛機起飛,抵達台北時已是深夜。我一聽就笑了,對啊對啊,曾經有過這些細碎卻回味無窮的片段。那時相見不易、等待漫長,一分一秒的相處都捨不得浪費,而我們之所以能有今日,也是因為一起攜手走過了那些時光使然。這樣一想,秋颱似乎也就不真的這麼不可原諒。

當然,我還是衷心希望明天班機可以順利起飛就是了……

[1]哇,蓋大爺,你那個"一側長得可以梳下來微遮耳際,另一側則剃平削短漏出微青的頭皮"的髮型真是走遍台北都找不到敵手的帥氣有型啊。
[2]風雨見真情!繼蓋大爺之後,善良的肛門女士也願意伸出援手幫我收拾殘局。肛門女士,好心有好報,十月的演唱會你一定可以近距離的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