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7, 2008

煙斗的台北行


煙斗返日前的最後一天在台北度過。雖然這幾天親朋好友人人都曰米勒,但我夫婦一無藝術細胞、二無美學品味,三是東京藝展頻繁又多元,實在沒有理由在有限的返台假期中費時去擠長龍大隊,所以我們老早就擺明興趣缺缺。但米勒做不到的事,鐵道卻做到了,前幾天在車站驚鴻一瞥的「臺灣鐵道百年特展」*海報讓煙斗念念不忘,開展的台灣博物館因而納入這半日行程當中,是煙斗指明「吃完鼎泰豐就去」的景地。

儘管每次返台必訪鼎泰豐的行徑,已經為我招來張布丁「你現在跟外國人有什麼差別?」的數落,以及金光鵝「你為什麼每次都只吃固定那幾家?」的輕鄙。但我還是要說,鼎泰豐的菜餚真是有讓人吮指回味的魅力,而且它厲害就在於好吃並不單只小籠包,蒸煮湯水甜點小菜皆有一定水準,所以每回品嚐定番料理之餘順道挑戰新菜色,就成為我們踏進店中最大的期待所在。

這次讓人「舌頭一亮」的菜色是鮮肉粽子和酸辣湯。煙斗要加點這兩道菜時,我一度面露難色,理由是酸辣湯各家有各家的獨門配方,食者亦自擁口味偏好,遇上頻率相近的當然甚好,但錯了頻,食煮兩側皆黯然,後者發生的機率又通常偏高。至於肉粽更不用提,偶爾嚐嚐解解鄉愁是好,但量一多整個嘴都要發膩。在我們已經點下一籠小籠包、一籠菜肉蒸餃、一盤炒菜、一湯、一籠豆沙小包的前提下,我實在不敢擔保兩個人能嗑完這尺寸未明的新物。

然而菜上了桌、下了箸、入了胃後,憂慮一掃而空。什麼吃不完?根本就是吃不夠!鼎泰豐的鮮肉粽子沒有豐料濃醬包著,就是簡簡單單的糯米裹著一塊軟肉,但鹹香適中,肉塊入口即融,煙斗和我一人兩口就解決了,哪有什麼吃不完可供打包帶走的餘料?酸辣湯也屬佳作,酸與辣均勻如星散佈,烙在舌上成全印象但並不嗆口,底蘊溫醇,喝完不喊辣也不嫌酸,整個腸胃都暖烘烘的,舒服極了。

吃飽喝足便是散步時光,目的地是主辦鐵道展的台灣博物館,這裡可能也是煙斗來台後入館次數最頻繁之處。每次入館前他都不忘要去撫撫館前的牛銅像,意圖辨識日據時代殘留牛背的地圖如今座落何方。鐵道展位居館內地下一樓,展出的物件除了照片、設計圖、車票、制服與各式文物,還放了台人力式工程車在場。物展規模不大,有項物件卻極對煙斗胃口──「台灣七大經典車站建築」的圖繪。圖裡保留了七大車站的建築原始樣貌,有些煙斗已經親訪,有些還沒實際拜見,這張圖因此不但是他的觀光指南,也能做為歷史對照。無怪乎煙斗一見此圖龍心大悅,還忙不迭地指示我逐一拍照,以備日後珍藏比對之用。

看完鐵道展時間尚早,索性多走幾步橫過總統府,到改名爭議鬧了大半年的「自由廣場」/「中正紀念堂」晃晃,順便看看那據說又要更動的牌坊如今到底鑲著什麼神奇大字。不過老實說,假如幾億元都可以給人洗掉還追討無望,那牌坊上究竟鑲什麼字也不這麼重要了。只是說真的,我也好想體驗看看為台灣人民背負黃金十字架的滋味啊,那應該比黃金聖鬥士來得更值錢威風吧。

台北的街頭歷史與政治交錯,我們在裡頭且食且走,就像那無數與我們擦肩而過的台北人一樣,愛過了、恨過了、激情過後,總還是要填肚子的。

[1]台灣鐵道百年特展見[縱貫南北一氣通—臺灣鐵道百年特展]
[2]鼎泰豐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