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6, 2008

煙斗的嘉義行


掐指一算,煙斗來台次數已經邁入堂堂十六大關。十六這個數字乍聽之下沒有什麼了不起,但背後隱藏的卻是台北已經沒啥新鮮處可去的事實;而假如台北這樣的都會都難逃無處可去的慘劇,那就更別提像吾鄉嘉義這種鬧區不過是由兩條街組合而成的小城。事實上,煙斗和我早就不知道徒步繞行過市區幾回,他對嘉義的熟悉搞不好已經到了隨便把他丟在路上都能自己找路回家的程度。

未免重演每回返家就是窩在屋裡發胖或逛射日塔的老橋段,這回老爸老媽決定開車前往沿海近郊走走,好好擴張一下煙斗腦中的諸羅版圖。遺憾的是天公不作美,一個早上就在雨幕裡泡了湯,直到下午雨勢漸緩才出得了門。自從上回和鴨肉麵失之交臂後,我心底就時常牽掛著那甘中帶辛的粉紅醬料和濃香鴨湯,所以這回老媽一詢問午餐內容,我毫不猶豫就開單「東門鴨肉麵」。

可惜這東門鴨肉麵的營業時間越來越難掌握,這回我們依然撲空抱憾。既然到口的鴨子飛了,改和鴨的朋友大鵝打打交道也好,於是老媽方向盤一轉,驅車直奔「民雄正宗鵝肉亭」,點了一桌的鵝肉、大腸、鵝胗、鵝血糕、酸筍、高麗菜、鵝湯麵,讓平時沒機會見到肥鵝的煙斗和我嗑得直呼過癮。

吃飽了總得四處逛逛修身養性,就在一旁的中正大學成了最好的去處,雖然我們從頭到尾根本都沒有下車的意欲。中正大學校園極其寬闊,再加上落成之時正好是台灣經濟發展尖峰,因此無處不大、無建築不宏偉,完整的體育設施更讓煙斗好奇,「這是不是一所體育名校?」而儘管我也非常欣賞這種氣勢恢宏的大學,但大概是被都會型校園馴化已久,比起滿山綠意、池塘與小溪,我還是寧可待在建築緊鄰人氣繁盛的校區。

逛完中正,新港與北港成了下一個目的地。繞行新港的理由是為了大樹腳的粉圓冰,老爸再三保證這粉圓Q軟適中,我嚐了一口確實如此,不過這粉圓冰賣相非常樸質,冰裡沒有繽紛配料點綴。冰店也不過就是一個架了屋簷的攤子,沒有華麗店面,濃濃的檀香氣和滿架佛經是店裡唯一裝飾。對照外頭炎炎暑天,行車不多的馬路與兩旁房厝,這樹蔭下的冰攤讓我想起了小學課本裡的畫面。

北港朝天宮正在進行百年大修,雕梁畫棟全給上了遮幕,從外頭看不見廟與全貌,只有一張改建前的大圖為飾。朝天宮外的圓環則被商店據滿,金紙紅幕裝點得好不熱鬧,明明節氣是八月殘暑,視覺上卻像誤闖正月,而無處不在的攬客售香婦和泊車伯則有黃大仙廟外的味道,最在地的角落原來總是全球化速度最快也最一致的地方。

離開北港,老媽說要帶我們去看看她當年南下教書的第一站,於是邊聽她講古,邊朝雲林口湖一帶前進。只是老媽的驚悚故事都快說盡了,還是找不著那據說過去只有泥土路、校園周邊都是荒田的舊校蹤跡,尋古之旅只得無功而返。

最後一站到了東石,一下車,迎面而來的輕風潮氣濃盛,海濱就在眼前。這幾年大概是政府有意力推觀光,東石海濱這一帶改建成了親水公園,噴泉、泳池、沙灘、海之屋樣樣不缺,倒是很有幾分漁人碼頭的架勢。據說假日觀光客潮極多,但平日空曠乾淨得緊,要是遇上好天氣,應該是個觀望日落汐景的好地方。

沿海走了一天,晚上當然也得食海鮮才稱得上圓滿,再加上最近非常想念大火快炒的海鮮滋味,所以關鍵字一出,人肉美食導航系統胖老爹立刻領軍前往垂楊路的「阿賓海產」,叫來了炒海瓜子、黑胡椒風螺、蒜炒鮮蝦、薑絲魚湯、烤下巴、炒山蘇擺滿桌面。當然冒著熱氣略帶湯汁的台式炒麵也不會缺席,而且一定要配生辣椒醬油才稱得上夠味。

煙斗和我嘴裡一邊嚷著「ヤバイ」,一邊卻沒停過手邊動作,最終的下場當然又是腆出肥肚一枚。望著怎麼縮也收不進來的小腹,我們終於恍悟:「台灣,我回來了」,實在應該改為「台灣,我『肥』來了」才真正貼切。



人肉美食導航系統胖老爹推薦戰利品集錦:
[1] 黑松春餅:嘉義市垂陽路289號 (推春餅+柴魚湯)
[2] 阿岸米糕:嘉義市民族路420號 (推米糕)
[3] 民雄正宗鵝肉亭:嘉義縣民雄鄉和平路33號 (推鵝肉,大腸,酸筍)
[4] 新港大樹腳粉圓冰:嘉義縣新港鄉新港國中對面 (推粉圓冰)
[5] 阿賓海產:嘉義市垂楊路 (推黑楜椒風螺)
[6] 公園米糕:嘉義公園旁 (推碗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