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5, 2008

煙斗的台中行


煙斗為期五天四夜的台灣探親之旅在昨天畫上句點。雖然煙斗的探親之旅總是來匆匆去匆匆,但並不代表我侍夫稍有怠慢,事實上這回雖然頂著炎炎日頭,可是我們不但暴食一如過往,足跡還遍延至台中和嘉義沿海,讓煙斗立志蒐滿台灣大小車站相片的野望又往前邁進了一歩。

我們鎖定的新訪地點是台中市。此處雖離嘉義不遠,我也先後來過幾回,但對這裡的認識始終跳脫不出太陽餅、春水堂和金錢豹。這回肩負外交重任,可得先做做功課才行,所以我除了晃蕩各觀光網站之外,還沒忘記深夜MSN張狼求助,旅途中更時時與肥魚保持連線。也幸好有兩位大德不厭其煩的有問必答,台中之旅才沒有上演迷路慘劇。

而不論是親朋好友還是熱情的計程車司機,一開口總不忘提醒「台中就是要玩『夜生活』」。可惜我們時間有限精力不夠,夜晚的台中只能留待下回再來,這次就選擇在白晝(讓煙斗)與此城邂逅。

白天的台中沒有紙醉金迷和輝煌燈火,但單是筆直寬闊的道路、一家比一家龐大的餐廳商場,也足讓慣於狹窄東京的煙斗頻頻驚嘆。其實不單只是煙斗,在我見識到了繁華程度和台北不相上下,步調上卻明顯徐緩的台中商圈之後,似乎也漸漸可以明白,為什麼這幾年常常從倦怠了台北生活的朋友口中聽聞「好想轉職台中」的說詞。

然而一座城市如果處處皆只新物,難免就要顯得冰冷並且深度匱乏,還好此城除了嶄新開闊的巨樓宏廈,倒也不缺那些帶著歷史、伴著故事的建築,譬如頂兒尖尖的東海教堂就是一景,市政府等幾座日據時代的古老建築也有可觀之處,後者保養之佳好,也許還勝過了台北的幾座同期建物。

回台灣假如不動口,那稱不上回過台灣。所以眼睛與腳忙碌的同時,嘴巴當然沒有閒著,春水堂的珍珠奶茶、摻了些些辣味的小菜滷盤,東海商圈裡的雞爪凍、彎豆冰,大小餐點通通入腹。老實說,如果我們不是已經飽到彎腰就可以嘔出一袋小食的程度,我本來也沒打算放過炸雞排和肥魚推薦的美味鴨頭。

頂著激凸小腹回到台中車站,這下我總算可以明白,台鐵之所以要在月台上安放一堆馬桶,想必就是要預告外地旅客:台中美食真正多,多到你用幾個馬桶都拉不夠。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