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3, 2008

BBQ@二子玉川


今天是日本的「秋分之日」(秋分の日),這天在過去曾是皇族祭祀先祖的重要節慶,雖說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這點,但這個國家的好處就是該偷的閒絕對不減料,所以舉國人民通通放假一天。 儘管如此,這日煙斗和我可是一大早就踏出家門,還花了將近一個小時車程前往世田谷區的「二子玉川」;我們的目的不是別的,正是為了祭祀而來,但祭的不是皇族也非先祖,而是自己的五臟廟──這天是JPING的烤肉聯歡大會。

這回的烤肉大會之所以成行,是因為上次在沖繩料理店時,任職外務省的K桑偶爾提起他和職場友人的BBQ經驗。說著說著大家聊出興趣,隨口封他為烤肉大臣,所有的準備工作也順理成章推到這位其實比我們多數人都還繁忙的未來官僚身上。經過幾回魚雁往返,烤肉大臣果然極有效率地敲定了活動地點,不但一手扛下挑肉架爐的重任,還順帶完成工作分配的列表,BBQ大會有模有樣,讓我光看Email都跟著興奮起來。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煙斗和我才剛抵達目的地不久,烤肉大臣緊急來訊報告他被召回部所出勤的消息,雖然文末不忘告知大會主角「豬肉」已經送交另位成員,還強調工作完畢會立刻趕來,但主事者不在這消息還是在我們心底投下了不小的震撼。每個與會成員聞言第一句話,全部都是「欸,該不會和新首相上任內閣換人有關?」

烤肉大臣雖然遲到,但該上架的豬肉可不能閒擱。十一點半,全員到齊,架爐的架爐,生火的生火,擺盤的擺盤,S桑辛辛苦苦扛來的新鮮蔬菜,還有烤肉大臣精挑細選的特等豬肉,就這麼一件一件輪番上了烤盤,又一樣一樣地滑進大家肚裡。

這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烤肉,不清楚其他團體的烤肉風格如何,但單就這攤和我過去習慣的台式風格相較,此次走的顯然是原味和鹽燒路線。菜肉上架時要不是原味燒烤,就是輕灑椒鹽,入盤後再依個人喜好沾醬汁食用,完全迥異於我熟悉的那種邊烤邊抹醬邊聞香,然後還邊聽醬汁滴入炭火發出滋滋聲響的烤法。除此之外,大家似乎也沒拿吐司夾肉的習慣,這讓一直把裹滿醬汁的出爐肉片夾入柔軟吐司然後大咬一口的行為視為人間享受的我深感遺憾,只能暗暗決心下次一定要讓煙斗見識一下台式烤肉法。

話雖如此,BBQ大會的美味食材倒一點不少:S桑帶來的北海道玉米堪稱蔬菜界中的王者,烤成微焦之後咬食,焦脆的口感立刻伴著甜美的汁液迸洩口中;清食極美,淋點兒濃醬更香,有兒時常見的那種「燒番麥」的味道,魅力無法擋到讓平時不太吃玉米的我也跟著嗑了三大塊。

烤肉大臣欽點的豬肉也是經典之作。下午光顧著吃,只知道烤肉大臣再三強調這豬肉「可不是一般的豬啊」,至於牠到底特別在哪則完全沒放在心上。一直到剛剛收到Y桑捎來的說明網站*,答案才終於揭曉,原來這豬肉之所以一上架就讓爐火癲狂,一入口就有濃濃的肉汁在嘴裡爆漿,完全要歸功於牠那特別的「油脂」使然。

根據飼主說法,這特別的油脂可是得靠「血統、飼料和養育法」三管齊下才能達成的理想。雖然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把十頭同窩生的豬兄弟放在一起飼養就能降低生長環境的壓力(豬的世界裡顯然沒有兄弟鬩牆),也不清楚沒有壓力和脂肪分佈到底有啥關係(因為我不論有無壓力都能把自己搞出滿身脂肪)。而一看到網站上豬仔們肥嫩可愛的模樣,再想想今日我們爭食豬肉食的殘暴景況,我就忍不住要湧出一絲絲的口水歉意,但總之牠好吃這事確是不爭的事實(當然昂貴也是)。

BBQ大會畫下句點時將近傍晚,天仍清朗,但藍空裡開始慢慢滲出了燦橘金光。晚風徐徐,河畔草長,釣魚客對著川流拋線,慢跑人穿行窄路,自行車在土道悠走,笑聲語音則沿綠坡漫開。眼前一切景緻都非常清爽,這是時節的預兆,諭示磨人的暑氣已褪,而東京的秋天,悄悄來了。

[1]みやじ豚網站見[]
[2]去年秋天見[知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