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3, 2008

零工生活番外篇II


千葉・柏の葉


這回的參訪團是生醫與化工背景,他們觸及的內容和我熟悉的領域猶如天壤之別,也因如此,聽報告時我常得不斷運用念力克制,才不會在報告途中就瞪大眼睛張開嘴巴,傻妹一樣地「すごい、すごい」個沒完沒了,提前暴露出我無知又很土的事實。但也多虧了這次的隨行翻譯活動,我不但有幸一窺那些可能一輩子都和我無緣的研究機構,還見識到許多在我輩期刊上絕對不會出現的內容。而且,這恐怕也是從十四年前我遭數學理化生物放棄以來,眼前飄過最多細胞圖、化學元素、培養皿的時候。

這幾天吸收的新知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數點如下:

第一,老鼠是人類科技發展進程中的最大功臣。

在這幾天的報告裡,不論是藥劑、癌細胞、細胞再生或者是其他任何手術實驗,老鼠都是最襯職的模特兒。因為老鼠雖小,五臟俱全,再加上又無鼠權團體動輒上街抗爭,於是所有不可直接試驗於人體與狗的新藥或者新興醫療技術,都由老鼠獨立擔綱演出,舉凡潰爛的皮膚、壞死的傷口和斷裂的骨骼牠們通通有份,真正稱得上是「勇氣過人」。

其中又以背上馱了一只人工耳殼的老鼠照片*最讓我驚嘆不已,雖然聽說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實驗,最終結果也並未成功,但老鼠身上馱了一只人的耳朵耶!我實在很想知道,如果對著那只耳朵大喊一聲「喲呵」,老鼠會不會聽得到我在說什麼*?還有如果我拿橡皮筋彈彈它,老鼠不知道會不會跟著哼痛*?

也正是因為這些鼠輩的壯烈犧牲,我們才有了今日發達的醫學成果,若說人類的進步是踩著老鼠的屍體而來,我想一點都不為過。

第二,龍眼的命名由來。

前天上午的參訪行程來到某醫大內設的醫療中心,報告內容是細胞再生技術中奈米科技的應用。演講時,教授放出了一小段影片,我一開始瞧見那通體霧白彷彿非常鮮嫩多汁,中間還夾著一個小核的球狀物體時,腦中只浮現了「龍眼」兩個大字,心底則湧起無限思鄉的情懷,巴不得明天就回台灣大啖各式水果吃個痛快。只是鄉還沒思完,一堆閃著冷銀光芒的鎳子突然伸至鏡頭前方開始動作,這時我才明白,原來那霧狀的球型物可不是什麼甜美多汁的龍眼,而是生了病的人的眼球。

這下我終於知道,龍眼為什麼要叫龍「眼」了。

第三,奈米科技的重要性。

「奈米」雖是近年來曝光率最高的詞彙之一,我卻始終無法理解其重要性究竟何在,直至這幾日連續拜聞奈米技術與醫療、製藥的結合應用,儘管我還是不清楚它背後的原理與邏輯,卻漸漸可以明白何以奈米技術與抗癌藥物的結合,對這些專業人士們來說會是令人心神一振的消息。如果它有朝一日真能實踐它現在所被賦予的期許,成功減低現有藥物對癌症患者造成的副作用與身體傷害,那麼即使這技術不能喚作奇蹟,它至少也會是一項福音。

團中的L小姐很親切地對我說明何以奈米技術與抗癌藥物的結合會如此受到矚目,說著說著她提及親眼見到癌症患者飽受藥物副作用折磨時的苦境與不忍。我邊聽邊大嘆科技的進步真是不可思議,另一邊也悄悄想起了黃媽媽;假如它早幾年開發成功,黃媽媽最後那幾年的苦難,是不是就可以減輕幾分呢?然而再多的遺憾與嘆息也無用,因為科技總是如此,是苦難的存在逼出了它的進步,即使這進步亦可能成為新的苦難的源頭。

科技的弔詭和面對科技的矛盾情緒,是這回隨訪四天下來,除了細胞圖、化學元素與培養皿之外,另一個我穿不透的難題。

[1]誠徵圖片,回家Google卻找不這張圖嚇煙斗是我最大的遺憾。感謝Pikachiu和Y^提供的資訊,[圖片]成功入手,還有多種角度XD
[2]請教團內專家後得到的答案是「不會,因為那是耳殼不具機能,只是一塊贅肉」。
[3]看過「MIB II」的屌面人和「魔鬼接班人」的乳頭怪物的閱聽眾必然產生的疑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