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0, 2008

零工生活番外篇 I


還是免費的午餐XD


感謝某位善心大德的引介,一場突如其來的參訪隨行口譯,讓我沉寂已久的零工生活在本週露出一線曙光。雖然陪同期間不過短短四日,所得金額離湊足次期學費依然遙遠,但對帳戶乾涸到近乎迸裂的我來說,這筆收入可是有如甘霖一般甜美。

兩天的陪同行程下來,我最大的心得如下:

第一, 博士多如垃圾。

日本的人文社會領域向以罕發學位聞名,儘管近年學位審查與授予的情形已經慢慢修正,但好幾年才出一個博士或改制以來還沒有博士誕生等等現象依然不算稀奇。而長期接受這種洗腦教育下來,「博士」這兩個字非但成了遙不可及的標籤,我甚至已經做好等到白頭也等不到學位的心理準備。然而這幾天四處參訪下來,我卻驚訝的發現人文理工之間的斷裂真正天差地遠。當人文社會領域的研究生夜夜飲泣哀悼那越飄越遠的學位的同時,理工生醫的博士近乎量產,隨便一個研究中心都有數百人頂著PhD,開口閉口都是X博士○博士的高來高去;一塊招牌打死一堆博士,說的想必就是這些研究中心的景況。

更重要的是他們不但可以以研究為生,做出來的還是確確實實左右一國國力或國民生活品質的成果,這些輝煌的成績讓我越聽越無地自容,心裡頭則愈發肯定,「百人博士之村」那最後八個自殺的笨蛋,應該皆屬我輩之流。但更令人悲傷的是,我連想擠進那村裡都還不夠格呢。

第二,隔行如隔山。

這次的參訪團成員主要來自生醫領域,參觀重點也集中在相關的研究中心。雖然我早已預想到行程中可能會出現超乎我理解範圍的資訊,但親眼拜見、親耳拜聞時,還是免不了起了小小的文化衝擊。

譬如說一台要架上億但我從頭到尾都無法理解它存在意義的機器,團員們不但個個嘖嘖大稱便宜,還興味盎然地詢問各種操作細節,而要不是對方的研究室並不提供代購服務,我想他們大概會當場拍板下單。我一邊居中轉譯,一邊在心底慨歎,這種「老闆,包一打帶走!」的氣魄,老實說我只有在水果攤上看過。而即使明知這類實驗用的儀器要價不菲乃屬常事,我還是忍不住偷偷想起,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一個幾十萬的研究案都足以讓全所歡騰甚久的實景。

隔行如隔山,我對這句話的感受,在這瞬間尤其鮮明。

第三, 隔行雖然如隔山,學術研究者的打扮倒是有志一同。

日本畢竟是一個對表面多所要求的國家,即使是窩居象牙塔中的學者也都慣以西裝打扮出沒。但有趣的是,根據我缺乏代表性也無信度效度可言的胖氏抽樣調查發現,學者們身上穿的西裝和一般企業商事可見的西裝造型迥然不同,那些魅人的腰線剪裁、精彩的花紋圖樣、繽紛的質材光感這裡通通沒有,反倒是微妙的寬鬆感、上下身乍看近似但其實相異的質材與配色隨處可見。而那些只會讓我想要反問,「請問做這個顏色,是因為穿著過馬路比較不容易被撞嗎?」的商品,在象牙塔裡可是名列前茅的熱門色系。

我原以為這特異的品味只有在我校如此,但當昨日踏進某研究中心,接連遇上的老中兩代研究者都以相同裝扮出現後,我已經確信,這應該是整個日本學術界的時尚潮流。

也多虧了這跨越學界領域的共通點,昨日午後當會議室大門打開,穿著土黃西裝外套的XX博士走出致意時,我立刻萌生出份外親切的感覺--只要把他打扁15公分再剃掉鬍子,他可就是穿著定番秋裝的我・老・闆・了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