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3, 2008

流星花園Final



「流星花園Final」(花より男子Final)電影版雖然已經上映多時,我卻一直拖到昨天才終於踏入影院。其實我本來還打算撐回台灣再看這部電影,但在上回聽了大腸的內容解說之後,觀影慾望澎湃高漲難以按捺,再加上犧牲暑假閉關將近一個月後,我終於在截稿日三天前趕出小論文順利交差,所以這劇場版「流星花園Final」就成了我犒賞自己的「ご褒美」。

「流星花園Final」不虧是這系列電影與漫畫的總結,它不但集冒險、武打動作、愛情、賭博等經典橋段於一身,穿梭劇中的名人身影更為電影添增了不少星光,群星雲集的場面讓我忍不住想起了十幾年前那部賑災大片「豪門夜宴」。這其中又以TBS主播三雲孝江和小林麻耶的客串最讓人讚嘆,他們連報唬爛新聞都能一板一眼的表現,讓我打從心底深信,日本主播才是最佳演技金賞。而北大路欣也的鎮場則讓這部電影顯得極有份量,雖然他每次瞪著鏡頭說話的時候,我心底都默默閃過了「華麗なる一族」的字樣。

「流」劇還有幾個片段讓我印象深刻:第一,我強烈懷疑VISA(或任何一家信用卡)是這部電影最大的贊助商,因為這裡頭的信用卡可不單單只是一張金融代幣,它不但可以用來削樹皮編網捉蝦捕魚,還能刮鬍子維持儀容整潔,簡直神奇無比,徹底落實了「一卡在手、萬事俱通」的說詞。第二,我以為花澤類的神父Cosplay橋段根本是在諷刺日本婚禮產業。因為在教會式婚禮當道但神職人員緊缺的今天,有沒有心根本不打緊,只要頂著一頭金毛,人人都能巧扮神父上台證婚,這可不正是日本婚禮的寫照? 第三,我雖然追逐這部漫畫多年,卻是昨天才因電影恍然大悟,原來道明寺之所以要送土星項鍊,是因為杉菜星屬摩羯,而土星正是摩羯座的守護。這下我也總算明白何以杉菜的人生會這麼辛苦,因為土星當空的摩羯座,就是註定一輩子都得努力努力再努力的悲劇性人物*。

除此之外,我以為此劇也很適合用來做為安撫マリーンブルー…啊不,是マリッジブルー*婚前憂鬱的教材。雖然整部戲裡杉菜花了2/3時間耍龜的片段一度讓我非常不耐,直想對著螢幕大吼「拜託!你是牧野杉菜耶!」但託此之賜,我因此也想起了婚前曾經閃過的種種不安。大概凡是女子在面臨生活轉折之前,都少不了要經歷這麼一段說不出口也理不清的情緒掙扎期,那是從女兒到妻子之間,身分和心境上的蛻蛹。

據說這部電影上映沒多久就創下了驚人票房,AERA甚至為此開闢專題,指稱「流星花園」熱潮之所以久盛不衰,乃導源於每個女孩心底都有著「つくし願望」(杉菜願望)使然。我沒有辦法反駁這個說法,但我以為杉菜願望的形成無關乎麻雀變鳳凰或灰姑娘嫁入豪門的想像,當然也和結婚後是不是能坐擁數百億的王冠無關。如果「流星花園」真的有什麼要素觸動了女孩心房,那肯定是道明寺司不管日文再爛、行為再蠢、頭髮再蓬亂,也從來不改他說愛時篤定無疑的姿態。所以即使明知道「(俺の夢は)お前だ。もう叶えた。愛してる。」這告白又俗套又老氣,當它浮上螢幕的瞬間,我還是覺得這整部戲真是甜得要炸開。

「流星花園」始於漫畫、興於電視,最後終於在大螢幕上打下句點。過去面對這種套裝式的大眾文化商品策略時,我除了嘖一句日本人真會賺錢之外沒有太多感覺,但昨日當電影最後一幕浮上,我卻暗暗慶幸起還好世界上有這些奸邪險惡的大眾文化工業,也還好他們為了獲利攜手併肩,於是那些漫畫裡沒有說盡的情節,才能在跨過媒體界線之後,成就出一個甜在心底的畫面。

我第一次看這部漫畫時,年齡只有現在的一半,十多年來主角人物依然年少不改,我卻即將步入二十代的末端。在二十代結束以前得見劇中人物皆大歡喜,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願,也算是一種青春紀念。

[1]更。
[2]梗。
[3]忘了感謝顏肛門爆出的好康資訊--留學生到六本木TOHO CINEMAS觀影,入場券只要1000円。
Post a Comment